在中南海开超市的曹世如

摘要:在中南海开店,别说能不能赚到钱,就是贴钱,贴大钱,京城多得是手能通天的商界大腕,就算捞不到其他好处,起码能长脸,都心甘情愿去做,凭啥却是来自成都的曹世如能获得如此的商机?按曹世如的说法,或许是“沾了红旗两个字的光”、“在中南海里开一家名字叫红旗的超市,好像我们名字最占优势”。

  在成都,在微博上,她被称为“曹嬷嬷”,顾客有啥事都喜欢在微博上@她吐槽,她也经常发微博回应粉丝们。她创造了件大事,将超市开到了中南海,她就是成都红旗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世如。

  中南海是中国的政治中枢,在那开超市,得有天大的背景啊?可是据公开资料,出生于四川成都的曹世如曾下过乡,1972年进入成都红旗商场,当过商场营业员、班长、业务科长、分公司经理。198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6月,48岁的曹世如带着40多名员工背负了1000多万元的债务脱离红旗商场实施改制,开始了独立创业。似乎看不出有啥背景。

  根据曹世如的说法,在中南海开超市纯属“突发奇想”。2001年,在飞往北京的航班上,她突然想到“这些领导也是我们身边普普通通的公民,中南海里不仅有我们的国家领导,还有很多工作人员,我相信他们也需要方便地生活购物,需要一家超市就不足为奇了。”

  于是,在成都市、四川省政府的支持下,经过与有关部门的沟通,“红旗超市”在中南海紫光阁附近开张了。在中南海开店,别说能不能赚到钱,就是贴钱,贴大钱,京城多得是手能通天的商界大腕,就算捞不到其他好处,起码能长脸,都心甘情愿去做,凭啥却是来自成都的曹世如能获得如此的商机?按曹世如的说法,或许是“沾了红旗两个字的光”、“在中南海里开一家名字叫红旗的超市,好像我们名字最占优势”。

  但更可能是,因为有关部门看中了曹世如的创业经历。

  1991年,当时曹世如所在的红旗商场调整了内部机构,曹世如被认命为红旗商场批发分公司经理。当时的母公司红旗商场是一家典型的国企,人浮于事、官僚作风严重,明显落后于市场经济时代。看到危机的曹世如领导批发公司在成都市梁家巷开出第一家社区超市,面积不到300平米,经营着4000多种商品。她把店的名字改成红旗直销批发商场。

  有市场头脑的曹世如将机制灵活的红旗连锁经营得有声有色,陆续在成都开了30多家分店,但当时红旗连锁分店的大部分员工都不能享受国企职工待遇,只能靠给厂家打广告、做批发,还有一些商品的回扣积累来给这些员工发工资奖金。而母公司国企红旗商场,不但没给啥支援,还把红旗连锁的利润和货款都拿走,还乱占它的货款,简直把红旗连锁当提款机。

  到1999年中期,曹世如主动向上级打了报告要求改制,但并没有得到红旗商场同意,她又找到了当时的主管部门商贸委,最终历经种种困难才获批。不过,同意改制的条件也是苛刻的。红旗连锁必须将红旗商场的1180万元债务背上,其次40多名国企职工的安置费由她本人来解决。

  也就是说,曹世如必须将国企的包袱都扛下来,才能“赎身”。获得“自由身”的曹世如领导红旗连锁继续快速发展,而老东家国企红旗商场却每况日下,甚至资不抵债,在2005年,曹世如的老同事找到她,希望她能不计前嫌接收红旗商场。最后,曹世如“以德报怨”地扛下了人气惨淡的红旗商场和外加8000多万元的负债。

  2005年9月,经过重新培训、装修,原红旗商场重新开张,部分门面定位为四川土特产销售点,仅用1000平方米在高峰时就可以卖上百万的销售额,其余面积则用于出租,在大楼上面开设了红旗宾馆、红旗剧场。

  国企红旗商城因为体制僵化而死掉,改制后却焕发生命力。幸好1999年,曹世如独立出来,否则不但不能救下老东家,更没有今天的辉煌,很可能早就和她的前同事们一起下岗了。

  或许中南海的有关部门正是看中了曹世如和红旗连锁的这种市场化意识和精神,才同意让入驻中南海的。曹世如也说“我们企业是西部的企业,我在资料里很坦诚地谈了红旗连锁的昨天今天,从40多个下岗国企工人到今天解决7000多人就业,我们对四川的地方经济发展,的确起到了比较大的推动作用,我想这些资料,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现在领导同意我们在中南海开红旗超市,也是对我们的一个认可。”

  2012年9月5日上午,红旗连锁正式在深交所上市。年已六旬的曹世如该是考虑接班人的时候。其实,她儿子现在就是该公司的董秘。早在2010年底曹世如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坦言:“作为一个母亲,我当然希望未来有一天儿子能承接我的事业。”曹世如说,5年前,曹曾俊从国家机关调到红旗连锁,5年来,她花了很多心血和时间来培养曹曾俊,也给他创造了很多锻炼机会。

  综合人民网、新京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