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试图治理空气污染 遭遇国企强烈抵制

  • 作者:周克成

  • 破除国企垄断,废除价格管制,我们向来是不缺乏理由的,没想到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国有企业的弊端,价格管制的祸害,我们向来也是不觉陌生的,没想到现在又增加一个。这就是雾霾天。

  •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中国政府试图治理空气污染的努力面临盘根错节的国有企业和地方利益集团的强烈抵制。”“中国最大的两家炼油企业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均替各自的环保记录辩护。中石化称其已经斥资数十亿元更新炼油设施。中国石油称其生产符合国家质量要求。”

  • 该报同时指出:“由于燃料价格受到严格监管,中国的炼油厂不愿生产更清洁的燃料,因为较高的成本无法转嫁给消费者。与此同时,卡车在中国车辆总数中占了差不多四分之一,但排放颗粒物的比重却占到将近80%。”

  • 虽然我们都明白空气污染并不全是汽车尾气以及炼油厂造成的,但是,这两项至少也是空气污染的重要源头。那么,提高燃油品质,改进炼油厂作业,就是空气污染治理中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 但是,同样是《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指出:让拥有强大政治背景的中国炼油厂让步,是环境监管机构面临的挑战之一。而财政部和中国炼油厂在有关补贴的谈判中也陷入僵持。炼油厂希望获得补贴,以部分冲抵升级和运营生产清洁柴油炼油厂的较高成本。

  • 这不禁让人想问,我们对汽车燃油及炼油厂的标准是什么?有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准?这个标准够不够高?如果有的话,这些标准是否已经得到落实,若没有得到落实的话,是不是中石油、中石化这些炼油巨头政治背景实在太强大,以至于环保部门根本都没法将他们告上法庭,或者即便告上法庭了也只能不了了之?

  • 更可能的答案,是我们的标准本身就比较低,包括成品油标准和炼油厂的作业标准。事实上国内媒体已经广泛报道的一个事实是中国的燃油标准过低:目前全国实施车用汽油国三标准阶段,含硫量不超过150ppm,车用柴油硫含量不得超过350ppm。与此同时,欧盟和日本已经将汽油和柴油中的含硫量降至10ppm,美国是30ppm。这意味着中国当前的汽油标准是欧洲、日本的15倍,美国的5倍,柴油则是欧日标准的30余倍。

  • 我们一般会认为,既然是我们的燃油标准过低,那么我们只要提高标准,并且要求所有厂商严格执行就行了。但现在我们看到答案了,要提高标准是有阻力的,这阻力就来自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大型国有企业。他们希望获得更多补贴,否则就不能生产更加清洁的柴油。

  • 也就是说,现在的问题还不在于假如我们有足够严格的标准之后,这些标准能不能得到落实,而是在中石油中石化这样的垄断巨头面前,我们可能连标准都无法提高,连相关法律都无法出台。有时候出台一部法律,并不仅仅是你有充足理由就可以的,你还需要有强硬后台才行。很不幸,现在的大型国企后台可能更硬。需要说明的是,此所谓“后台”有可能是既得利益集团,也有可能是民意。

  • 我们知道要打破国企垄断是很难的,因为这等于抢了许多政府高官的饭碗,等于让很多政府高官失去了发财机会。这恐怕要比让国有企业在一些产品的质量标准上让步难得多,但是,我们还应该认识到的是,只要垄断不除,国有企业就会在这样那样的地方给人们制造麻烦,比如抵制提高燃油标准,从而让阻碍空气治理。所以如果我们要真正解决问题,还是得从破除垄断上想办法。而且既然高管维持国企的主要目的也只是图财,那么我们出高价赎买就行了,这总比让这些巨无霸企业继续祸害下去要好。此谓破财消灾是也。

  • 不过,破财也要看地方,有些钱就坚决不能花,比如说给炼油厂提供财政补贴。现在炼油厂还在和财政部谈判,希望获得补贴,以部分冲抵升级和运营生产清洁柴油炼油厂的较高成本。平心而论,这点要求也并不完全过分,这是因为中国的成品油价格是受到政府管制的,炼油厂并不能通过提高油价将成本分摊给消费者。

  • 但是,我们作为外人看来,应该明白公道的解决办法,不是由财政部提供补贴,而是应该干脆废除价格管制。当炼油厂可以在市场上自由定价之后,他们就不用面临一定亏损的窘境,政府也不再需要因为财务理由而对他们网开一面。立法部门只要制定出相应的燃油标准,然后严格执行就可以了。至于在这个标准下,他们能不能生产出合格的油品,能不能以大众所能接受的价格供应,那完全是他们自己的事。

  • 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预料,届时油价一定会上涨,但这是我们要避免空气污染必须付出的代价,我们以前不舍得花钱,今天让大家一起在雾霾天下生活就是代价。现在我们说中石油中石化是空气污染的其中一个根源,所以请它们还百姓以蓝天,但真正的希望并不是寄托于他们身上,而是寄托于更多老百姓的认识上。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识,要想获得蓝天,就得要求政府破除行政垄断,废除价格管制。

版权信息

 搜狐财经评论部出品 2013.01  

 专题:搜狐财经评论部

主动承担才是摆脱危机最佳方式

胡建秋

胡建秋
七匹狼副总裁

恰当处理,转危为安

  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危机事件也不例外,关键是如何找到事件的拐点,转危为安。可以说,如若处理得当,危机事件很有可能促成品牌形象的一次快速提升。

朱江洪

朱江洪
格力电器董事长

开诚布公,取信于民

  召回制度应该是建立在企业开诚布公基础上的,如果希望通过召回或其他方式掩盖产品质量缺陷,这将失去消费者的最后信任,对企业、对品牌的伤害更大。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