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不符实的发改委

  发改委插手其他政府职能部门的政策制定,弊端是明显的,那就是破坏了相关部门的独立性,破坏了“职权分明、责任明确”的规矩。这样即便一个政府部门的工作做得不够好,我们也不一定能够追究这个部门的责任。

  作者:周克成

  发改委权力很大,在财经界被戏称“小国务院”,因为国务院将许多经济管理职能转给了它。发改委遭人诟病颇多,像许小年这样的经济学家甚至多次公开主张解散发改委。这是因为这个发改委的存在破坏了市场经济建设和改革发展。

  这并不是哪一个发改委官员的过错导致的,而是它的职责定位本身有问题。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发改委网站上的《发展改革委主要职责》看出来。

  1)发改委职责第二条规定:“负责汇总分析财政、金融等方面的情况,参与制定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土地政策,拟订并组织实施价格政策。”

  按照这条规定,发改委有权参与其它政府部门的政策制定,包括参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土地政策的制定。当然这些经济部门都是国务院的组成部门,因此国务院要发改委来参与和干预相关部门的业务也是可以的。但这样做有一个明显的弊端,那就是破坏了相关政府部门的独立性,破坏了“职权分明、责任明确”的规矩。这样即便一个政府部门的工作做得不够好,我们也不一定能够真正追究这个部门的责任。

  中央银行是一个例子,货币政策的制定者应该是央行,如果中人民币出现通货膨胀,那我们应该追究央行行长的责任,但由于现在央行并没有足够的独立性,由于发改委也可以参与制定货币政策,那么我们无法明确追究央行的责任了。

  2)发改委职责第三条规定:负责组织制定和调整少数由国家管理的重要商品价格和重要收费标准,依法查处价格违法行为和价格垄断行为等。

  价格是市场运行的核心。它起三个作用:传递信号、决定胜负和指导资源分配。价格可以告诉我们市场中的一项商品是否紧缺,当它价格上涨的时候,就说明供应少而需求多,这时人们就可以增加生产或减少消费,以应对最新的供求关系变化。

  价格可以决定胜负,一项多人竞夺的物品,到底应该分配给谁更加公平合理?价高者得是最公平合理的,因为当一个人愿意出高价的时候,往往说明这个人对这项物品的评价最高、最需要得到这项物品,同时他能够出价本身,也说明他已经在别的地方对社会做出了相应贡献,理应获得这项回报。

  价格可以指导资源分配。同样一块土地,到底应该用来建设住宅还是建造工厂?答案当然是要看做什么能带来更大产出,但是在没有价格体系的情况下,我们很难拿一座工厂和一栋住宅比较,很难分清它们到底哪个可以给人们带来更大好处。但如果有了一个不受人为干预的价格体系,我们就能轻易知道答案,做什么能更赚钱,就说明做什么产出最大。

  价格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是关键而重要的。但我们发改委却拥有“制定和调整”价格的权力,而这权力只能扭曲市场价格,破坏其传递信号、决定胜负、指导资源分配的功能。

  3)发改委职责第五条规定:承担规划重大建设项目和生产力布局的责任,……安排中央财政性建设资金,按国务院规定权限审批、核准、审核重大建设项目、重大外资项目、境外资源开发类重大投资项目和大额用汇投资项目。

  社会中需要什么产品,需要生产多少,需要什么样的生产手段才最划算,都只能由市场中人自己去判断和决策。而即便是市场中人,在这些判断和决策中都常常出错,亏得资不抵债。

  发改委何德何能,去帮市场中人作判断?实际上他们不会有足够的信息和知识去帮助别人。他们不会像企业家那样拥有敏锐的市场洞察力,也不会像企业主那样小心谨慎地考虑问题。

  但现在发改委却拥有“规划重大建设项目和生产力布局”的责任,拥有“审核重大建设项目”的权力。这些权力,除了能让发改委收取保护费之外,不会对市场经济的稳定和发展有一丝好处。

  发改委的职能定位和市场经济格格不入,它不但不能促进经济发展和改革,反而只能阻碍经济发展与改革。当它参与其他政府部门政策制定的时候,破坏了其它部门的独立性,破坏了“职权相应”的规则,当它制定价格政策的时候,扭曲了市场价格,当他审批投资项目的时候,打击了投资建设者的积极性和效率。但这些职责的实行,是可以给发改委官员带来好处的,所以它也不会有什么积极性去改变这些政策,相反,它会是这些政策的积极拥护者,它不但不能推动改革,反而只能阻碍改革。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