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建“国家体改委”才是真改革

  改革内容多,任务重,这恰恰是我们迫切需要组建“国家体改委”理由,我们得有人专门来调查、了解、研究、提方案、推进,这是巨量的工作,所以更加需要有个专门机构来办。

  作者:周克成

  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王峰11日用 “主要有三个拿不准”,回应中国是否需要组建“国家体改委”的提问。但在我看来,是否要组建“国家体改委”并没有那么多难以拿捏的问题,关键只在于我们是否有改革的真实意愿罢了。以下加粗字体是王峰讲的“拿不准”,其后是我的简评。

  “第一,我们已建立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这个基础上深化改革,需要各部门结合发展中的问题共同研究解决,要不要再搞一个实体机构,拿不准。”

  这句话的重点,是说改革还是要由各个政府部门来共同研究,甚至可能要各个政府部门来自己提方案,要求各个政府部门自己改自己,但多年来的事实证明,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如果没有来自更高级别政府的权威要求,没有哪一个政府部门会自己改自己。以发改委来讲,它最需要做的改革就是缩减审批权,但发改委有可能自己去缩减这审批权吗?不太可能,因为没有这审批权,就没有人会到三里河(发改委总部所在地)排队送礼了。

  卫生部、教育部之类的部门同理,我们提医改、教改已经很多年了,但为什么来来去去就只搞一些隔靴搔痒糊弄百姓的改革,而不真正引入市场化?这就是因为部门利益在作梗,改了政府官员就没机会揩油贪污腐败。

  真正的深化改革,必须的由其它部门来提方案和推进执行,而这个部门就是经济学家所设想的“国家改革委员会”或者“国家体改委”,不管怎么叫,这个部门必须完全独立于被改革的部门——如发改委、卫生部、住建部、土地部、教育部等等——甚至独立于国务院,只有这样它才会真心推动改革;这个部门必须具有极高权威,甚至应该考虑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兼任体改委主任,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推进执行。

  “第二个拿不准,是当前面临的改革,范围更加广泛、任务更加繁重,搞一个机构能否把所有改革都统筹起来,干得了干不了,没把握。”

  现在我们面临的改革,当然是范围广泛、任务繁重,这是因为我们的很多部门都有问题,总的来说,就是他们都管了太多不该管的事,这些事情本来完全应该交给市场来管,完全应该由老百姓自己决定的。比如一个人要生多少个孩子,完全就应该由每个人自主决定,可我们搞了一个计划生育政策,非要让政府来侵犯公民生育权,结果造就了无数人间惨剧。再比如一家工厂要不要上马新项目,也是应该投资者自己决定的,可我们各级发改委拥有广泛的审批权。若得不到它的审批,很多工程项目就不能上马。

  改革内容多,任务重,这恰恰是我们迫切需要组建“国家体改委”理由,我们得有人专门来调查、了解、研究、提方案、推进,这是巨量的工作,所以更加需要有个专门机构来办。

  “第三,这几年各领域改革都在有序推进,有的已取得了明显成效,建立了各领域高层次的协调和推进机构,效果不错。把这一套弃之不用,重新再搞一个机构,拿不准。”

  我不认为这几年的改革有多大成效。房价越来越高,看病难看病贵没有得到实质性缓解,高效教育质量依然遭受诟病,食品安全问题频出,发改委依然被称为“小国务院”,这些都说明了改革成效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效果不错”。

  所谓“效果不错”或许可以用来欺骗昏庸领导邀功请赏,但要用来糊弄百姓恐怕不容易,因为百姓就生活在这个社会里面,这世界有没有变得更好一点,他们每天都在感受。

  事实上,这些年来很多领域的改革,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是在倒退。很多政策根本就和市场经济建设的目标背道而驰,根本就是在向计划经济道理靠近。比如我们组建国资委之后,本来是要管住国有企业,让它少一点干预民资少一点掠夺民财的,可是国资委提出了“做大做强”的口号,结果国企是做大做强了,民企的市场空间被挤占了。

  改革,必须动真格,必须方向明确。这方向就是市场化方向,而不是尽搞一下扩大政府权力、限制民间企业及个人自由的改革。否则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最近讲的“事与违愿、南辕北辙”。

  如果我们有改革的诚意和魄力,就应该组建“国家改革委员会”或者“国家体改委”,在由总书记兼任主任之外,还应该考虑邀请周其仁、张维迎、许小年、陈志武这样的经济学家来担任副主任,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才叫真改革。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