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如何保护百姓钱包?

  虽然不能提供赚钱的投资理财建议,但是保值的、不贬值缩水的货币,周小川还是能够提供的——只要央行不再新增货币。

  作者:李松

  今天下午,在央行领导答记者问的会议上,有位中央电视台的记者问了一个不切时宜但又很接地气,代表我们小百姓利益的问题:“2月份CPI达到3.2%,通货膨胀又来了,就像您担心外汇储备缩水一样,老百姓也很担心自己的钱袋子会不会缩水,您能不能在2013年给我们投资理财做一点建议呢?”

  问题虽然问得不恰当,老百姓个人的投资理财也确实不该问央行行长。可是这个问题又恰好是央行行长可以解决的。

  因为财富缩水,是源自于央行搞出来的通货膨胀。通胀最大的危害就是偷偷地制造再分配。因为新增货币对经济体中各种商品价格的影响并不是同时同程度发生的。这一点有周行长的话作为旁证:“一般情况下,如果总需求过度的话,会导致物价上涨,同时资产价格也会上涨,这其中也包括房价、股票和其他资产的价格。但是往往价格也可能是不同步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国家都曾出现过这种现象,有时候物价低迷,资产价格上涨,有时候资产价格低迷,物价上涨,不同类别的资产价格上涨的方向也是不一样的。”简单说,货币不是中立的,更不存在什么“中立的货币政策”。任何新增货币,都必然剥削了某些人,而养肥了那些能够较早获得新增货币的人。

  所以我们看到,在货币超发当中,哭诉钱袋缩水的都是穷人,而那些离新增货币比较近,或者说有钱人、离权力中心比较近的人,则不仅财富没缩水,还因为通胀而资产翻番。通胀就是这样一种“劫贫济富”的再分配。

  把行长的答复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通胀之下,你根本就没有保值、避免财富缩水的必胜之道。因为“往往价格也可能是不同步的”。你只知道未来大势是价格普涨,可是具体哪个行业在涨,具体到个股,到某个时点的贵金属价格变化趋势,你是完全没法预料的。也就是说,在通胀当中,哪怕是保值,也不存在什么必胜术。

  然而,另外一方面,我们又必须指出,避免财富缩水有一釜底抽薪的方法,那就是停止通胀。

  答记者会上的问题,历史上也发生过。只不过是由一个政府财政官员向一位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提出的。上世纪20年代的奥地利面临着和德国一样的恶性通胀危机。物价飞涨,百姓财富急遽缩水,民怨冲天。奥国财政长官手足无措,心里很慌,束手无策情急之下只好向当时因为货币理论而极富盛名的大经济学家米塞斯求救。米塞斯三缄其口,只说让官员午夜12点政府印刷厂会面,并说届时便会向他传授对付通胀的锦囊妙计。政府高官最初有点不以为然,但最终也同意出席这个午夜十二点的会议。半夜,官员和他的随员急不及待问早已到场的米塞斯有何妙计。米塞斯避开问题反而问官员有没有听到印钞机不停滚动的声音;然后他轻描淡写的说只要关掉这些嘈吵的印钞机,只要印钞机不再日夜不停的发出隆隆声响,通胀便将会逐步回落。

  面对这个记者的提问,周小川实际上也是能够回答的,虽然不能提供赚钱的投资理财建议,但是保值的、不贬值缩水的货币,周小川还是能够提供的——只要他不新增货币。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