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腐败的根本是收回官员权力

  李克强总理在中外记者见面会中的发言和表现实在让人感觉:他,真有大国总理范儿。不管是其锐意改革、贴近民生、约束政府的发言内容,还是其接地气、随性谐趣的谈话姿态,都让中外各界抱以好感,并对未来中国发展期许甚高。

  作者:李松

  李克强总理在中外记者见面会中的发言和表现实在让人感觉:他,真有大国总理范儿。不管是其锐意改革、贴近民生、约束政府的发言内容,还是其接地气、随性谐趣的谈话姿态,都让中外各界抱以好感,并对未来中国发展期许甚高。

  在谈到反腐这个重要话题时,李克强师法汉高祖刘邦,和大家“约法三章”:“本届政府内,一是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二是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三是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公费购车只减不增。”

  应该说,这种坚定反腐的大方向和气魄是值得肯定的。然而,在反腐过程中,不得不指出的一点是,单纯的禁止、严堵和监督,并不能治标治本解决腐败问题。你上有政策,我就下有对策,这是耳尽能详的老道理。中央政府禁止下属官员公款喝茅台,并不能真正让官员喝不到茅台;只要官员握有节制一方、生杀予夺的大权,自然有人会走各种规避禁令的门路,给官员送上茅台好酒。

  那么,釜底抽薪终结腐败的办法就应该是彻底削权。当一个官员不再拥有过大权力的时候,就不可能有寻租机会了。相反,假如他有权力,就算你禁止他以“三公消费”的形式获得好处,那么他就会以“商人贿赂”的形式把这个“权力”变现。

  当然,李总理并不是不明白理清政府与市场关系、权责的这个道理。相反,其改革决心非常之豪迈:“这次改革方案核心是转变政府职能,当然也是简政放权。……说白了,就是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

  然而世间事就如孙中山所言,更多的时候是“知难行易”。比如说,到底什么是“市场能办的”而政府不应该插手干预的,这个标准就是很难得到一个众口一词的答案的。李总理在说道民生保障、社会环保问题时指出:“如果说政府也是民生政府的话,就要重点保障基本民生,来编织一张覆盖全民的保障基本民生的安全网。”“一是不能再欠新账,包括提高环保的门槛;二是加快还旧账,包括淘汰落后产能等。政府应当铁腕执法、铁面问责。”

  我要说,社保、环保、产能更替方面,还真不是政府应该插手的。北欧庞氏骗局式的社保体系日渐崩溃,值得我们警醒;而环保、产能方面的问题早有广州式的“腾笼换鸟”、“产业升级”作为前车之鉴。这些领域内政府的介入往往并不能达到其政策初衷,相反,由于赋予了政府官员极大监管的权力,反而招致“国进民退”、与民争利、腐败丛生的弊病。

  大道理、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大家都是知道。可是具体到实践改革中,到底什么是“市场能做好的”,什么是“要管住政府之手”的地方,是并不容易认知清楚并且厘清关系的。一方面锐意反腐,另一方面却由于认知错误,为了照顾民生,而在其他领域打开口子,赋予官员权威的话,实际上只会增加官员的寻租基础,滋生更多的腐败。

  说到这里,我们还真该学习一下汉高祖三章约法的精神。其原文是:“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要注意,这并不是颁布给老百姓看,供老百姓解决民事、刑事纠纷的。而是颁给自己汉家军队,约束政府机构的。当时,楚汉还在争天下,汉王刘邦先入关,进到咸阳后满目尽是金银财宝、犬马宫室、歌儿美女,刘邦都忍不住当晚在秦宫内“就寝”,就更别说下面那些跟着打天下的饥渴大兵了。在这种情况下,刘邦为了安抚镇民,抚慰天下,颁布了这个“约法三章”。其内容平白直接、清晰具体,其精神严格地约束了政府机关的权力,保护了百姓的产权,从而为高祖日后统一天下打下了民意基础。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