谴责香港码头罢工工人

  罢工的实质就是集体旷工,就是违约,就是损害雇主权益。你不能够在和别人签约之后,突然觉得工资太低,就认为自己旷工是合理的。而同样错误的旷工行为,并不会因为有更多人参与,并不能因为把名称换做“罢工”就变成合理。

  作者:周克成

  李嘉诚旗下葵涌货柜码头的罢工潮已经进入第五天。从3月28日起,葵涌货柜码头的超过400名码头工人聚集在6号码头,称薪水10年未涨,要求加薪。

  罢工游行工人打出了“我忍够了”、“李老板还钱”、“抗议外判食价,还我合理加薪”等口号,香港码头业职工会则打出了“抗议码头商纵容剥削,要求外判商与工会谈判”口号,更有一些游行者打出这样的口号:“声援码头工人罢工,踢走财团,立即公营码头业务”。

  在我看来,如上罢工者、工会组织以及游行示威者,都是在无理取闹,理应遭受谴责。

  实际上,“薪水10年未涨”之说是否属实令人怀疑。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就发布声明指出,2003年SARS期间,工人月薪1.7万元,经过今年加薪5%,目前月薪为2.1万元。虽然公司方面发表的声明不一定就对,但面对来势汹涌的工人,这些公司恐怕不敢公然撒谎,因此我认为其可信度比较高。

  况且,即便薪资10年未涨,也不能是工人罢工的理由。如果码头工人不满意当前薪资,可以以任何方式与雇主展开谈判,但是不能认为罢工是他们的应有权利。在薪资及工作条件谈拢之前,他们当然可以不工作,但是,如果他们还有工作合约在身,就不能因为不满意当前薪资而突然罢工。

  人们普遍同情罢工工人,但是,罢工的实质就是集体旷工,就是违约,就是损害雇主权益。你不能够在和别人签约之后,突然觉得工资太低,就认为自己旷工是合理的。而同样错误的旷工行为,并不会因为有更多人参与,并不能因为把名称换做“罢工”就变成合理。

  罢工工人打出“李老板还钱”的口号亦是无理取闹。此次罢工的主张是要求加薪,而不是因为此前李嘉诚旗下公司或外判公司有拖欠薪资的行为,否则这些罢工工人早就将此炒翻天了。但在别人没有拖欠薪资的情况下,罢工工人还打出“李老板还钱”的口号,让人产生李嘉诚拖欠薪资的印象,实在令人不齿。

  至于“抗议外判食价,还我合理加薪”这一口号,则正好说明了码头商人将工作外判的英明所在。商人将工作外判有两层原因,一是让专业机构和人员来招募管理工人,可以提高工作效率,降低管理成本;二是当工人产生不满情绪,乃至眼红公司利润的时候,还有一个外判公司这个中间者作为缓冲,避免工人与公司产生冲突,或者敲公司竹杠。

  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况正是这样,工人以罢工为威胁要求加薪,不就是要敲竹杠吗?幸好李嘉诚旗下公司将工作外判了,所以这些工人其实根本不能将矛头指向李嘉诚的。我们退一万步讲,即便这些外判公司给的工资太低,那也是外判公司与码头工人的事,而与李嘉诚及其旗下公司无关。不满意薪酬你可以不接受这份工作,但你不能在接受工作之后说工资太低,进而攻击雇主及相关公司。

  人们或许会有疑虑,如果不允许工人直接与公司谈判,不允许工人罢工以申述主张,他们的薪资条件就不会得到改善。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实际上,工人的薪资不可能是靠罢工得来的,他们要提高薪资,只能依靠自己生产力的提高以及社会的进步,当自己的本事提高了,社会物产更为丰富了,他们的薪资自然就会上涨。反过来讲,如果他们的能力没有提高,社会物产供应也没有进步,那么,即便他们天天罢工,实际薪资也不会提高一分。无论哪个社会,馅饼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在这次罢工游行中,“香港职工会联盟”打出“抗议码头商纵容剥削,要求外判商与工会谈判”的口号,更是滑稽。虽然自从97年以后,香港自由度似乎在不断减弱,但这里依然是闻名世界的自由与法治之都,工人与雇主在劳动合约上具有高度自主权,任何雇主都不太可能强迫工人工作,“剥削”之说从何谈起?

  倒是工会组织要求外判商与工会谈判,要求集体提高薪资水平,从而在实质上提高其它劳工进入相关行业的门槛,这才叫真正的剥削。当工资水平被人为抬高的时候,工会能从中牟利,但商家再也无力聘请更多工人,人们也失去了更多工作机会,这才叫做真剥削。

  至于“踢走财团,立即公营码头业务”之类的口号,则更显荒唐。假如真的没有这些财团作为投资者,假如香港码头真的由政府公家经营,那从业者到底是能得到更多好处还是更少?消费者又如何?香港市民及相关贸易者的处境又如何?这一点我们对比一下三十多年前未改革开放的中国,对比一下今天的北朝鲜,应该不难得出结论。

  总而言之,此次香港码头工人罢工,和历史上我们所见到的其它罢工并无二致,其实质就是集体旷工,集体违约,以此威胁雇主,以求提高自己的福利待遇。这是一种极不光彩的行为,我们应该对此给予强烈谴责。而且从长远看,当这样的罢工行为盛行,当雇主权益总是遭受无端伤害的时候,整个社会的生产及福利水平都会遭受损害、大幅下降。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