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撒切尔这样的铁腕改革者

  假如中国的改革者们不是仅仅的追求“口头改革”的话,那么,撒切尔夫人的风格正是眼下中国领导人所急切需要的。

  作者:李松

  撒切尔夫人的辞世使得舆论重新审视起这位铁娘子的政治遗产。“新自由主义者”应该是女首相众多标签中最关键的一个。说到她的施政纲领,人们的第一印象是:降低税收、缩减公共开支、提倡私有化、改革国企、无比强硬地打击工会势力、反对通胀等等。

  由于她的政治作风如此强硬霸道,以至于到今天,当年的矿工家庭仍然不能原谅撒切尔对待罢工的冷酷决定。而反对者则直接把她称为民主国家的独裁者。1990年,由于她坚持英国独立性,反对加入欧盟货币联盟,而被自己的政治盟友逼宫下台(连政治盟友都会倒戈,可见其专行独断之烈)。就算是她自己的私人秘书也把她的执政风格形容为一个“列宁主义者”。当许多生于禁锢之邦的国人把撒切尔的执政风格描述为无为而治并投以无限寄望时,英国的观察者却对此讪笑,认为撒切尔虽然高举自由市场经济之旗,但却造就了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英国。

  撒切尔夫人因此成为一个被争议的改革者,据说,她的“改革”存在着一个悖论。一方面,按照撒切尔夫人信奉的自由市场理念(撒切尔是自由哲学大家哈耶克的信徒,据说其皮包中随身携带哈耶克的名作《通往奴役之路》),政府权力是越小越好的;但另外一方面,为了扫除改革的阻力——比如在民主国家势力强大的工会——不得不扩大政府权威,以强势姿态弹压改革反对者(比如撒切尔夫人在反对矿区工人罢工时造成的流血冲突)。

  这些关于撒切尔夫人“自由旗手”+“独裁者”糅杂体的评价其实是源自于错误的信条和政治视角。

  简单说,当一个政权在施行暴政时,那么就算其决策过程再民主也对老百姓没有什么好处;但对一个为了自由和繁荣而努力改革的政客来说,我是恨不得她多“独裁”一点、多“集权”一点的。假如一个改革者,有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去清除改革障碍,而既得利益者们却纷纷以“民主”之名,行掣肘之实,那么这样的改革是不会有实效的。对照到今天中国现实,最高领导人每次讲话都说得很中听,理念很不错,但迟迟不见大动作,最后沦为“口头改革”,不见实效。30年前,姓资姓社争论不休,如果没有邓小平强势“独裁”的一锤定音,哪能有这么快的改革开放。

  其次,所谓撒切尔夫人的改革带来强势中央政府,这一点恐怕也言过其实。因为从撒切尔夫人施行的政策来看,都是在简政放权:大规模变卖国有资产,解除行业管制,在基础建设和运输业引入民间资本。私有化改革的强势,是良性的强势、是有益于自由经济的“集权”。因为它是以暴制暴,用极大权威去扫除特权。假如有一个人在面对抢劫、特权、邪恶的时候,鼓起最大勇气,强硬斗争到底的话,我们怎么能够苛责她的“独裁”呢?

  评价政治家,要学会只用“老百姓视角”。简单说,就是不管她执政风格、表现如何,只看她对老百姓生活福利造成的实际后果。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汉高祖刘邦的老婆吕后。历史上常以吕后武曌并列,评价这些蛇蝎妇人把持权柄、独裁专政、淫虐朝廷。但这种评说是出自于吕后的政治敌人的。我们老百姓千万不要被这类“政治家的史论”所蛊惑。难听点说,搞政治的没有哪个屁股是干净的,你们政客爱狗咬狗就咬去吧,只要善待百姓、为百姓福利做出实事那就是好的。正相反,吕后虽然屠戮功臣、虐杀王室子弟,但却是个爱百姓的好皇帝、好女主。太史公说:“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可见吕后政治上虽“铁腕”专横,但很会治国,懂得“政不出房户”的无为大道。所以百姓殷实、四处升平,甚至可以说是她奠定了后来的“文景之治”。

  学会了这种“平民视角”,我们就能够公正地去评价撒切尔夫人的政治遗产了:面对邪恶,要鼓起更大的勇气,铁腕强硬的与其斗争。假如中国的改革者们不是仅仅的追求“口头改革”的话,那么,撒切尔夫人的风格正是眼下中国领导人所急切需要的。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