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重建 减税比捐助更重要

  最终让灾民重建起家园的是市场的力量,是生产的力量,而这些急切地需要一场大规模的减税运动。

  作者:李松

  雅安地震,重新唤起人们对5年前汶川地震的伤痛记忆。截至目前,这次地震已经导致近200人遇难,超过万人受伤,经济损失更达百亿级。救援之外,依旧是捐款、“逼捐”,互相指责,质疑地震预报,质疑救灾款项……七嘴八舌的众生相。

  对灾害捐款的互相“监视”,似乎是中国社会的特有现象,企业们生怕自己在捐款时间和力度上落于人后,而捐款数额也纷纷成了公众衡量企业“良心”的尺度。知名企业、公众人物捐款少者,纷纷受到网友的指责和谩骂。公众一方面“挟持”企业捐款再捐款,另一方面却对这些捐款物资的合理用度不甚关心。只有当特大丑闻爆出来(比如汶川地震后四川官员贪渎赈灾款项和物资时),他们才会察觉到这么多钱捐出去了之后,原来有很大一部分没有用对地方。此次雅安地震,官方的慈善机构红十字会便面临巨大信任危机,截至4月20日,红会只收到捐款14万元,而民间慈善机构壹基金已经收到款项2240万元。

  我认为,面对灾害,过分把注意力放在捐款方面是舍本逐末的。这样说,并没有否认灾后救急的捐款作用,而是说,对灾后重建来讲,有一些事情更重要,比如说来自政府层面的大规模减税措施。

  这一点恰恰是汶川地震后做得不好、公众关注不够的地方。看看汶川地震后财税[2008]62号文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认真落实抗震救灾及灾后重建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全文就可知道。

  减税确实减了,可是力度上也太小太少,只是针对灾难中受损失的财物,其本该纳税部分予以免税,对个人、企业通过慈善机构的捐款部分进行免税,对灾民领取的救济金等予以免税,对政府指定的重建行业比如安居房的建设予以免税。

  而在国发〔2008〕21号文件《国务院关于支持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政策措施的意见》中,也只有一条是对灾后企业生产新购置机器设备时采取鼓励性的减税措施,其他都是对灾难中所发生的财物和救济金予以减免税收。

  对灾民因灾难受损的财物减税,对赈济受灾地区的捐助免税,这算不上“宽宏大量”的救助措施,真要减税,要给灾民休养生息、繁衍滋生的政策环境,就应该大规模、大力度地减免重建生产时期的税收。比如可以减免受灾地区几年内的所有税费,甚至可以对全国范围内的所有生产行业予以适当减税。因为就算不对受灾区直接减税,但其他地区减税带来的好处会被灾民们享受到。减税激励生产,商品会更多,灾民获取物资的代价会更小……这才是重建受灾区经济的应有之义,而不是小家之气地只针对赈灾救济部分予以减免。

  当然,有人会笑我天真,国家减少了那么多税收,怎么能拨得动财政资金去重建呢?这恰恰是减税比捐款更重要的进一步理由——自己花钱,比转移支付后国家为你花钱更有效率。即便是出自善心的捐款,也不会知道捐款和物资最应该运用在什么地方。对灾区民众来讲,最需要干净的水源还是最需要栖身之所,置身事外的旁人,哪怕善心再强烈,也无法知晓这些信息。国家赈济就更加低效了,更不用提层层官员极有可能会贪渎腐败克扣下的赈灾物资了(2008年汶川地震后,审计署每天接到举报贪污克扣赈灾款物的电话过百)。最终让灾民重建起家园的,是市场的力量,是生产的力量,而这些,急切地需要一场大规模的减税运动。

  古代帝王如何面对灾后重建?荒淫、贪婪、昏庸的明武宗正德帝面对灾害,采取了这些措施:

  “正德元年,免陕西被灾税粮。

  正德五年,免正德三年逋赋。……赈恤湖广。

  正德七年,免河南、江西、浙江被灾寇者税粮。……免两畿、山东、山西、陕西被灾寇者税粮。

  正德八年,免南畿水灾税粮。

  正德十年,免南畿旱灾税粮。

  正德十一年,振陕西饥,……赐宛平县被寇者人米二石。……免湖广被灾税粮。

  正德十三年,振两畿、山东水灾。给京师流民米,人三斗。

  正德十四年,京师地震。免南畿被灾税粮。……诏山东、山西、陕西、河南、湖广流民归业者,官给廪食、庐舍、牛种,复五年。……淮、扬饥,人相食。

  正德十五年,振淮、扬诸府饥。……免江西税粮。”

  后汉安帝时期,女主称制的邓太后在国家遭受灾害后不仅大规模减少税费,甚至减少广大公务员的俸禄达一年之久。

  今天,李克强总理也公布了灾区每人每天补助10元钱1斤粮这种应急措施,我们更希望总理带来大规模的减税、减税再减税!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