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商行贿是因为政府管太多

  没有政府管制,就不会有腐败。房地产商给官员行贿送礼付出额外的成本,是在花钱赎买交易机会。这是他们的“防卫成本”。从这个角度看,房地产商和购房者一样,都是受害者。

  作者:陈兴杰

  谭咏麟主演过一部获电影《假如我是真的》,讲的是计划经济时代的知青故事。有一段情节是很多中国人所熟悉的。知青李小璋为了返城,不惜节衣缩食,给农场小头目买茅台酒。在管制严密的时代,一个农场小头目,村大队干部都手握关乎他人祸福生死的权柄。为了讨得一点点自由,就要送礼陪笑,出卖尊严。这个时候谁还会谴责知青的“行贿”?

  今天看到媒体曝光的万泽地产送礼清单,这就是我的第一联想。这份长达10页的匿名信公布了深圳万泽地产从2008年中秋节至今,向北京市、深圳市多部门多官员送礼的请示报表与执行清单。从住建委的处长到区政府的秘书、交管局的局长到国税局的科长,甚至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和小科长都在其列。阎王老爷,无名小鬼,不一而足。曝光者的本意是揭露地产商勾结官员的罪恶,但从另一面也显示出愈加严密的政府管制下,官员获利之肥,地产商生存之艰。

  从土地使用准入门槛上看。2002年国土资源部颁布实施<<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正式实行城市建设用地的“招拍挂”制度。在此之前,房产商获得土地可以从国有企业和单位可以协议出让。从长期看,这是土地转向自由流转和促进国企削弱的途径。对“暗箱操作”的炒作促使政府伸出大手管一管,将权责独缆。实行“招拍挂”制度后,流转土地、流转主体和竞拍者,都必须经过政府审批。政府成了土地市场唯一的供给方。这是最近十多年房地产市场价格暴涨,地产官员腐败频发的主要原因。在相对自由的土地流转市场上,地产商有很多选择馀地。当面对唯一“卖家”(同时也是裁判者),腐败数额节节攀升,也就不足为奇了。

  政府事权越大,管得越细,参与逐利的官员就越多。2000年以后,政府推行的保障房和廉租房有扩大覆盖之势。很多原本可以通过市场购房的人转向追逐这类“廉价房”。他们托关系、伪造收入证明,更多的是大量官员近水楼台先得月。全国各地实行“限购”和“限婚”政策后,户籍和婚姻管理部门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他们制造了大量的买房障碍,也获得不少好处。受害的不只是房地产商,还有购房者。

  近期北京住建委表态将严厉推行房地产限价,新房售价不得高于上一期项目售价,不得高于周边二手房价。可以想见,房地产商要面临新一拨的执法者。他们可能是住建局官员,物价局科长。甚至街道一个小小的稽查员他们都惹不起。惹不起,哄得起,花钱送礼养着。

  虽然现行刑法将“行贿”作为一项严厉的犯罪进行处罚,但是对于“行贿”和“受贿”所起的作用,我们应该有明晰的分辩。官员受贿是利用手中权柄大肆渔利,他们背后是冰冷严密的管制措施。没有政府管制,就不会有腐败。房地产商给官员行贿送礼付出额外的成本,是在花钱赎买交易机会。这是他们的“防卫成本”。从这个角度看,房地产商和购房者一样,都是受害者。至于很多人所称的,房地产商给政府行贿,很有可能是为了干掉竞争对手。这种攻击性行贿的根本原因还在于政府手上有这项权力。从万泽地产送礼的清单看,无法知哪一笔行贿的具体用途。但是对于这些灰色交易的真正制造者,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