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铁男应该学习“情妇管理学”

  这些情妇管理方法都难保万全。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火玩多了难免烧伤到自己的嫩手。千防万防,情妇难防,古今至理。要想不身败名裂,还是不要广纳妻妾为好。须知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作者:后学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举报刘的媒体人罗昌平称刘的情妇因利益关系反目后,刘多次对女方发出死亡威胁,情妇反戈一击,从日本打来越洋电话,提供了举报的关键信息。

  又是一个被二奶搞垮的官员。王守业、杨枫、庞家钰……多少腐败官员倒在小三脚下,多少反腐牵出了背后的香艳情史。昔日恩爱,绸缪无限,一经反目,形同仇雠;翻脸不认人,至死方休,女人之可怕,可见一斑。难怪房中术古书《素女经》里面要把和男人共享床笫之欢的伴侣称作“敌人”。古人诚不我欺!

  有鉴于小三的可怕,精于权术的官员们只好运用现代MBA知识管理情妇。安徽宣城市委原副书记杨枫就曾运用现代企业管理知识管理“情妇团队”。他包养了8名情妇,并任命其中一名“首席情妇”管理其“后宫”。针对其他情妇们爱财、贪俊、嗜权、好妒等“七宗罪”,因地制宜,分而制之。各妃子人尽其用,琴瑟和谐,相安无事。直到新欢篡位,首席失宠,愤恨不平下举报揭发,杨枫才壮士穷途,东窗事发,栽在了美人心计之下。

  无独有偶,西门庆为了管理好成群妻妾,也曾用过类似方法。大老婆吴月娘就是首席情妇,对一众小老婆潘金莲、孟玉楼、李瓶儿等人因材施用,牵制平缓,把西门庆的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西门庆死于纵欲,业精于勤荒于嬉,估计在情妇管理上段位远超杨枫,所以有生之年“宫闱”不乱,始得“善终”。

  末代皇帝袁世凯也是精于此道的老手,驾驭一妻九妾,举重若轻,10位太太,轮流侍寝,袁世凯享尽齐人福。项城公用的是草捆草的办法。就是先把自己置身事外,不去参与姨太太间的明争暗斗。开始将大权交给大姨太沈氏,后来交给五姨太杨氏。这也是管理下级的好方法,下级一定要处于斗争状态,这样才不会威胁到自己做上级的头上来。自己侧身在外,洞若观火,关键时候以权威仲裁身份介入,左右各打一大板,纠偏矫正,天下太平。

  古人云:“齐家治国平天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堂堂父母官,连情妇们都管理不好,何以牧百姓。师法古人统治牧民之术,笔者在此向诸贪官献策一二。

  其一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男人驾驭情妇,就应该像国家统治人民一样,以利益、胁迫驱使着她们去做事就行了,千万不要让她们明白在做什么。决不能让她们窥知自己的真意,也不能让她们知道自己的关键私事。更不可以把自己人生中重要的东西和信息透露给她们,比如账户、人脉关系、家庭状况、生意项目等等。

  笔者有一忘年老友,包养情妇之保密功夫已臻化境,曾经向笔者点拨一二。此公常开名车去校园溜达,出手豪阔,勾引无知少女。勾搭上,则诡称自己是地下钱庄的老板,身家富贵。一旦发现情妇要威胁到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想要踹开情妇时,则在情妇面前演一场亏欠巨款、被高利贷黑社会人员追杀的好戏。这个时候,女人通常自发地躲开这个惹上麻烦的男人。

  其二曰:“以奸民治善民”。此法取自商鞅的《商君书》,商鞅是中国古代第一个成体系的军国社会主义者,极其变态的管制狂。商鞅说:“以良民治,必乱至削;以奸民治,必治至强。”用在情妇身上,等于说,千万不要以老实忠厚好控制的情妇来管理刁钻泼辣难控制的情妇,而要反过来施行。因为老实人不愿意为了利益卖友卖命,无法顺畅地执行贪官执意。而泼辣女子为了从贪官那里钻营得来好处,则可以六亲不认,监督好其他小三,很好地执行贪官的旨意和命令,且可以破坏小三们连成一气,在被窝里团结起义造反。

  正所谓强中还有强中手,假如刘铁男预留一手,有一个更厉害泼辣的情妇可以治住其现任情人的话,也就不会有被其举报的下场了。

  当然,这些方法都难保万全。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火玩多了难免烧伤到自己的嫩手。千防万防,情妇难防,古今至理。要想不身败名裂,还是不要广纳妻妾为好。须知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