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说要放权,市长要管房价

  政府干预最基本的逻辑是,不按规律办事,而是听凭长官意志和利益集团的摆布,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管制越陷越深。

  作者:陈兴杰

  5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转变政府职能的突破口。改革的重点,是减少政府对生产经营活动、一般投资项目和资质资格等的许可、审批,切实防止审批事项边减边增、明减暗增。

  话音未落,昨天媒体就报北京房市“限价令”升级的新闻。开发商预售住房除了要向住建委进行价格报审,还将提交至市长办公室,由分管副市长陈刚划钩才能确定。这一政策出台的背景,是今年一季度以来北北京房价暴涨。高层面对舆论压力,开始向住建部门施压。住建委多次开会商讨降价措施,限价成了首选。

  据报道,现在北京期房预售将实行“一房一价”,开发商在预售证审批时,需要提交一份“一房一价”资料,“核心内容包括本次新推的房源数量、价格,和前一期项目成交价格以及周边楼盘价格比对的情况,具体到每一个楼盘。”

  很难想象如此细密的管制价格,提交到领导那里,除了增加烦冗程序,还有其它什么意义。市长难道比市场更知道房价吗?由长官意志决定价格,不正是我们刚刚走出不久的计划时代才有的现象吗?当媒体还在讨论,这是北京房地产“调控的权宜之计”,这些名词遮蔽了事实真相:房地产调控已经走到计划经济的门槛了。我想这绝非最初主张“政府适当干预”所能料想到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让我们简单还原一下,在主张政府干预的逻辑下,事情是怎么走到这一步:在政府控制土地和大印钞票的背景下,房产作为抵御通胀的商品受到青睐,成为货币的追逐对象。政府为摆脱房价上涨的舆论压力,将矛头指向“炒房团”,指责他们推高房价。为打击炒房者,政府增收期房转让契税和二手房增税,并要求购房者提供户口和不动产证明。另一方面,通过炒作“地王”和成本计算,“揭露”房地产开商暴利。通过控制土地供应“惩罚”开发商,大量房地产商被清出市场,供给逐年减少。据统计,从2010年起北京住宅库存从10万套逐年减少,到2013年仅为6万套左右,位于历史低位。房地产市场萎缩的原因,一方面是户籍限制的严厉,部分京外需求被消灭,另一方面是政府通过控制土地、价格、生产者资质造成的供给减少。

  一项产业只有供需两旺,市场繁荣,形成规模效应的时候,消费者购买的成本才可能降低。随着北京房地产市场萎缩,政府要解决庞大的住房需求,只能求助于计划手段。事实上早就开始了,按户籍一人一套的购房政策,相当于“配额制”。当政府直接规定价格,开发商利益失去保障,就离政府全面接管不远了。

  政府干预最基本的逻辑是,不按规律办事,而是听凭长官意志和利益集团的摆布,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管制越陷越深。著名的经济学家米塞斯曾说过,干预主义意味着政府不仅没有保护市场经济的平稳运行,而且还干预各种市场现象;干预价格、工资、利率和利润。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管制除了针对这些经济要素,还会面向对人身(例如户籍和人身限制)。在政府掌握住房的情况下,中国人除了失去买房自由,恐怕还要失去更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