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妈凭什么大败巴菲特

  你或许会惊讶:原来保尔森和中国大妈,才是正派角色和最后的赢家;而一直忽悠观众的索罗斯和巴菲特居然是华尔街派来的卧底。

  作者:朱悦心

  每一次黄金进入中期调整,都会有“代表”被国内媒体集中炒作。上次是在外盘高杠杆下不幸爆仓的张卫星,而2013年的主角显然是“中国大妈”。上周金价的二次探底,让大妈们再次成为媒体焦点,几周时间内,她们就从“鏖战华尔街投行”的英雄,沦落成被“全线套牢”的炮灰。

  海外媒体选中的代表,当然不是美国大妈。美国可是讲个人英雄主义的。巴菲特继续扮演着教父角色,每当金价出现大幅波动,他便会现身传教。涨的时候他会说黄金是泡沫,早晚会破;跌的时候他会告诉你:“看吧,我早就告诉你泡沫会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本季的另一名主角是“夜观天象,知天下大事”的索罗斯,他在金价大跌前几周便排起八卦阵布下空单,其时间上的精准度令人叹为观止。当然,按美剧的传统,还得有个大反派才完整。本季被英雄们“消灭”的最终Boss,乃是当年因做空次贷而名扬四海的保尔森。保尔森恐怕连做梦都想不到,他的名字现在和中国大妈连在了一起,成了愚昧追逐黄金泡沫的典型。

  保尔森和大妈们真得就如此愚昧吗?还是先别急着下结论。这是一个很长的剧本,本季结尾未必就是故事的最终结局。金融市场这出连续剧之所以引人入胜,正是因为剧情的跌宕起伏和扑朔迷离。当本轮经济周期结束,最终回尘埃落定的之时,你或许会惊讶:原来保尔森和中国大妈,才是正派角色和最后的赢家;而一直忽悠观众的索罗斯和巴菲特居然是华尔街派来的卧底。

  多数人现在都不会相信,但剧情很有可能如此上演(多数人不信也是剧情的一部分)。有些不太引人注意的伏笔,其实早已埋下。

  伏笔一:背离

  最近的金融市场充满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背离”现象:

  当前美国经济显然不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但股市却频创新高;

  央行大举印钞,本该受益的金价却不涨反跌;

  金价大跌,可实物黄金的销量却出现井喷。

  有投资经验的人都明白,背离意味着价格趋势即将反转。金融市场是非线性的,即不存在确定的因果关系,规律仅体现在概率之中。没有人规定:经济差,股市就一定要跌,黄金就一定要涨。在趋势的运行途中,会出现若干次背离现象,但最终指向的一定是基本面。区分牛市调整和熊市开始的最好方法,就是观察大众对待背离现象的心理和行为。无论是在熊市还是牛市,投资者都在等待时机,其区别就在于是等待逢高出货,还是逢低入场。

  此次金价下跌,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人们在疯狂抛售实物黄金;与之相反,大妈们在争相抢购。除几家参与做空的机构外,几乎没有人卖出实物黄金。类似的现象不只发生在中国。在期货价格经历33年来最大降幅之后,美国投资者对鹰洋金币(American Eagle Gold Coin)的需求飙升,以至于美国铸币局(U.S. Mint)最小面值的0.1盎司鹰洋金币脱销。美国最大的贵金属供货商Amark和CNT,也宣布其白银库存已完全断货。真正被卖出或遭遇做空的,是金银衍生品,例如纸黄金和期货。有谁见过这样的“熊市”?

  伏笔二:历史

  认为“黄金泡沫”已经终结的投资专家,很多都将2013年比作1980年,当时金价在攀升至850美元高点后下滑,熊市持续了20年。这些专家试图让人们相信,现在的经济环境和1980年是类似的,但历史给出的答案却恰好相反:

  1980年,美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债权国,国债总额仅有1万亿美元;

  2013年,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债务国,国债总额已接近17万亿美元。

  1980年:全球已经历为期10年的恶性通胀,正随着美联储的频繁加息而接近尾声;

  2013年:各国决策者仍然认为通缩才是主要威胁,即将引爆的通胀炸弹还在倒计时。

  1980年,美联储主席是对通胀毫不手软的保罗?沃尔克,义无反顾地将联邦利率加到20%;

  2013年,美联储主席是对通缩毫不手软的本?伯南克,义无反顾地把联邦利率减到0%,并大肆印钞,连续推出三轮QE以购买国债。

  1980这一年,中国人偏爱节俭和储蓄,在1970-1980年这10年间,物价没有太大差别;

  2013这一年,中国人偏爱房贷和车贷,在2003-2013这10年间,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10倍

  很显然,2013年根本不像是1980,若仅以价格暴跌来观察的话,它与1976年更为贴近。1974年12月30日,至1976年8月25日,金价由195.25美元一路狂跌至103.50美元,跌幅高达47%,但却在4年之后路得700%的涨幅。

  2013年之后的历史会如何演绎,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更加精彩的下半场还没有开始。全球减息的负面效应刚刚开始显现。中国大妈购买的都是实物黄金,不存在“止损”,更不可能爆仓,她们不会像杠杆操作者那样中途出局。当1980年的通胀幽灵真得再现之时,那时再来看看是谁被套牢不迟。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