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我们还能寄望于谁?

  那些有毒食品,就是这样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市场,防无可防地进入了我们的胃。在填饱我们肚子的同时,也在时时刻刻损害着我们的身体健康,甚至让我们付出生命代价。

  作者:马 宇

  我们,中国大地上的子民,历经磨难,饱尝忧患,见多识广,见怪不怪,从精神到肉体,早已经练就金刚不坏之体、百毒不侵之心。即便如此,毒大米事件,还是让我们惊诧了。

  毒姜,我们能躲,不就是一味调料吗,不吃又死不了人;地沟油,我们能躲,买正牌产品、不出去吃饭呗;苏丹红,我们能躲,不去肯德基、麦当劳罢了;禽流感、H7N9我们能躲,改吃猪肉牛肉;老鼠肉我们能躲,不吃羊肉啦改食素;毒蔬菜,我们能躲,自己阳台上种着吃……但这次,我们真的躲无可躲、再也躲不了啦!

  大米毕竟是日常必需之物。我们还没有变成知了,餐风饮露。可市场上的大米,居然44.44%重金属含量超标、不合格?一个地区市场如此,其他地区市场就会好吗?大米如此,小麦、玉米等等就会好吗?湖南污染严重,导致了毒大米,其他产地粮区又比湖南好多少?2007年就有消息说全国有10%以上的土地被重金属污染,生产的粮食镉含量超标,如今6年过去,市场销售大米不合格率已经超过40%!

  可到底有多少粮食种植地区的土地被污染,我们没有权利知道,国土资源部已经以“国家机密”为由,把有关信息屏蔽了;全国市场上到底有多少粮食不合格,我们也不知道,因为我们的政府监管部门,给出的都是合格的报告,因为要维护生产企业利益、要维护市场稳定、要维护社会稳定,却惟独忘了维护消费者生命健康安全。这次好不容易有了个不合格的报告,广州市食药监局起初也是“不方便透露”,最后迫于舆论压力才不得不一点点把信息公布出来。

  食品安全,我们还能寄望于谁?

  寄望于曾经淳朴、善良的农民吗?可他们也要生存,也要发财,只好把好米、还菜留下自己吃,毒米、毒菜种了卖给别人挣钱。何况,毒姜之类不算,在被工业污染的土地上种粮食,农民也是受害者啊!能够想象么,自古以来就视土地为命根子的农民,怎么会污染自己的土地?毁了自己和子子孙孙生存的根基?除非这土地不是自己的,或者是被别人强行污染、毁掉的。不管什么原因,反正结果已经这样了。

  寄望于有道德良心和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吗?可我们只看到,国有企业的湖南粮库与深粮集团,一个明知大米不合格不能食用,但还是拿到了质监部门的合格证,然后堂而皇之卖给了深粮集团;而深粮集团明知这上万吨大米不合格,但一方面以此跟卖家讨价还价,一方面卖给下家喂给了消费者。在我们这些年来无数次的食品安全事件中,哪一次企业良心发现了?

  寄望于政府部门吗?从大米生产到我们食用,起码有十多个政府部门把关,哪怕(!)有一个政府部门尽职,我们就不可能吃到毒大米,但结果是,我们真的吃到了!

  --农业部门,如果真在粮食种植过程中尽职监管,毒大米就不可能生产出来;

  --环保部门,如果真的尽职监管了企业排污,就不可能有如此大面积的土壤污染,毒大米也不会生产出来;

  --国土部门,如果真的掌握了土壤污染情况,并禁止不适宜进行粮食生产的土地生产粮食,毒大米也不会生产出来;

  --质监部门,如果真的尽职进行质量监管,对于不合格的粮食产品给出不合格的良心证书,也不会有毒大米流向市场进入我们的肚子;

  --工商、食品、卫生监管部门,在最后的环节把好了关,坚决杜绝不合格食品在市场流通,毒大米也不会进入我们的嘴里!

  但最可悲的是,所有的“如果”都只是“如果”。那些有毒食品,就是这样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市场,防无可防地进入了我们的胃。在填饱我们肚子的同时,也在时时刻刻损害着我们的身体健康,甚至让我们付出生命代价。

  没有法律的时候,我们曾经寄望于《食品安全法》。可现在,食品安全法已经实施近4年了,境况只有更糟。在有关政府监管部门领导信誓旦旦的时候,我们也曾经寄望于他们,但他们给予我们的 ,只有更大的失望,乃至,绝望。

  2001年,德国爆发疯牛病,农业部长和卫生部长引咎辞职;2008年日本毒大米事件(1400余吨工业用米流入了食用市场,才只有此次深粮集团毒大米的零头),农林大臣辞职谢罪。

  不久前,有政府官员放狠话,要加大食品安全违法的惩治力度,“让违法者人头落地”。我们中国消费者是世界上最仁慈、最宽宏大量的,我们不希望那些渎职官员人头落地,但我们真的希望他们官帽落地!我们不能用手投票,希望那些掌握渎职者官帽的人能代我们行使这一权利;千万别逼着我们只能用脚投票,到异国他乡去吃安全合格的食品。

  能够做到吗?中国的食品安全,请从此始!否则,一切都是扯淡,直至把伟大的中华民族毒化成木乃伊。

  (作者为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高级研究员)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