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博士论文中的城镇化

  寄望李总理的城镇化方案能够按照其博士论文的初衷,发起一场平权运动。

  作者:卜算子

  据报道,因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高层领导人担忧再一次的大规模支出可能会推高地方债务并吹大地产泡沫,40万亿人民币城镇化草案正遭遇波折。

  城镇化这个大概念虽然推了好长时间,可是具体的细则和政策思路一直没有浮上水面。但现在至少表明了,新任总理试图告别过往以政府主导的投资拉动来驱动经济增长的路线。

  举国运动和政策,通常执行到地方就越来越偏。城市化目前就处于这样一个境况。地方政策接过“城镇化改革”这面大旗,暗揣圣意,按照自己的理解就高歌猛进、大张旗鼓地搞起了“造城”运动。似乎城镇化改革,就是建设城市越多就越好。

  比如说湖北十堰,在地方政府的主导下就大搞“削山造城”的运动。十堰地区面积80平方公里左右,如今削山15万亩,兴建的东西部两个新城地区面积之和达到86平方公里。相当于开山重新再造一个十堰。

  一方面是拆迁、拿地、基础建设导致的巨大财政支出带来的劳民伤财,另外一方面,建设出来的新城毫无用处。规模宏大的城市扩张计划的结果是人气冷清、房屋空置、商业凋敝。力推“千亿削山建城”的湖北省十堰市在东部新城区域已经深陷空城、鬼城之忧。

  政府主导的投资还会引起普遍的浪费、低效、和腐败。就像4万亿出台后的发改委一样,每天审批无数地方项目,地方政府乐得举债、伸手要钱,大建楼堂馆所,虽然在短期解决了一些就业问题,让经济数据更好看了一点。但长期来看,这些项目都是一些注定无用或者低效的烂尾楼。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原局长吴晓灵就层强烈质疑政府主导投资拉动经济的做法,认为4万亿投资催鼓下的各种项目埋下了巨大浪费的隐患。

  这种盲目追求造城的地方还有河北、兰州。其本质和计划经济时期的大跃进、大炼钢铁以及此后的“洋跃进”是一样的。都是在由官员决定人们需要什么,官员来替人们花钱,结果是浪费了民财,留下了一大堆“烂尾楼”。

  虽然李克强总理目前没有明确发布他心中的城镇化改革思路。但我们可以从他的博士论文中管窥一二。在李总理的文章中,他认为中国传统经济中二元结构的特点,决定了我国不能直接从传统农业社会步入到现代工业社会。而必须先经理一个农业部门、农村工业部门与城市工业部门并存的三原结构时期。未来的任务在于推动三原结构向一元结构转换。

  换言之,城乡二元结构的差异和不平等在李克强的视野里更具体化,他还注意到了城乡之间的部分。这种三元结构把中国社会割裂成三个不同的等级。三元结构变轨为一元结构实际上是一场把农民、农民工身份转型为城市人身份的平权运动。

  这可不简单的是建造城市。在不解决二元身份差异之前,就算城市建设好了,农民进城后无法保障其老家的土地权益,另一方面作为城市人,他也不能享受和其他城镇户口人员同样的利权。清除这些身份壁垒才是城镇化改革的应有之义。

  我们寄望李总理的城镇化方案能够按照其博士论文的初衷,发起一场“平权运动”。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