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双轨制将加剧养老亏空

  废除双规制,对于抱有“国民待遇平等”热望的人们而言,将获得巨大的满足。但只要财富分配还掌握在政府手中,这种期望最终会落空。

  作者:菁城子

  据媒体报道,中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近期重启,“养老双轨制”将会是改革重点。长期以来,中国机关、事业单位的4000万职工不在社保制度范围内,其养老金由财政直接拨付。支付额按工作年限和在职薪资水平的比例发放,工作年限满35年的按90%计发;工作年限满30年不满35年的,按85%计发;工作年限满20年不满30年,按80%计发。依据这一标准,他们退休所得收入往往远超过缴纳社保的企业职工的养老金,达到两三倍以上。较农村一般养老金水平,则可能远逾数十倍。

  废除“双轨制”,要求公务员和企业职工一样,一体同仁地缴纳社保费用,对于平息民众不满,能有良好的效果。至于它是否能起到抑制公务员待遇,减少官民贫富差距的作用,我认为非常不乐观。甚而言之,将公务员纳入社保领域,将加重亏空危局。

  认为“废除双轨制”将抑制“分配不公”的人,不妨将公务员缴纳个人所得税类比思考。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公务员面对批评时的反唇相讥:你们是纳税人,我们也是纳税人。事实果真如此吗?要求公务员缴纳个人所得税,只是政府玩的一个小把戏:它混淆了食税阶层(财富消耗者)和纳税阶层(财富创造者)的区别。纳税人交税,将真实地减少自己的财富;公务员纳税,只是左手换右手的财富转移,并且徒劳地增加税务部门的工作消耗。如果我们要求公务员缴纳个人所得税,为什么不是直接呼吁降低公务员的薪资标准呢?

  在古代社会,作为食税阶层的官僚胥吏直接从朝廷领取俸禄,不需要“交税”;农民和商人(创造财富的阶层)则是鲜明的纳税阶层,壁垒清晰。古代官员张口辄称“食朝廷俸禄”,是没有错的,从没听说过他们“纳皇粮”。现代社会对于“人人平等”的追求抹煞了这一区别,使得食税阶层俨然也在创造财富。

  回到社保制度,我们可以看到相似之处。公务员的养老金,无论是财政拨付,还是其自己缴纳,都是税款的辗转腾挪。只要公务员的待遇水平不降低,无论他名义缴纳的养老金是多少,都对纳税人不会有太大的改观。可以想见,将公务员纳入社保体系,使其按月缴纳费用,则公务员的薪资水平将作上升调整。这是因为,目前公务员名义薪资并不高,其吸引人之处,在于福利优渥和退休后的高福利保障。

  将公务员纳入社保体系可能将激发另一种财富的不公平转移。

  目前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实行社会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双账户”制度。个人账户的养老金,退休之后领取;统筹账户则是将现有年轻人缴费供养已经退休的人,缴费者的退休保障,则源于后来者的继续缴付。个人帐户养老金相当于强制保险,统筹帐户则成了政府的“二次分配”工具。在社保亏空日愈严重的情形下,很多个人帐户资金则被用来填补统筹帐户漏洞。在社会生活中,退休公务员的生活水平是较高的,他们养老金的来源,可能是工薪阶层的“统筹账户”。“以贫养富”的分配格局显然是不公平的。

  将公务员纳入社保体制,实际上是将“分配者”和“受益人”合二为一,寄望民众在这场角力中能够获胜,恐怕是一厢情愿。

  最近几年,社保亏空的压力促使“打补丁”政策密集出台,例如延迟退休,延长最低缴费年限,间断缴纳则养老金归零,异地转移困难。政府官员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和民众在同一池子里争利,制定的规则一定对自己有利。从长期看,公务员可以风雨无阻地缴纳社保费用,退休后领取;企业职工由于职业变动、经济波动等因素,很难在复杂规则中胜出。厦门公交案纵火案的嫌疑人陈水总,为了领取低保,仅仅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瑕疵就在政府部门之间频繁奔走,怒火攻心。随着社保亏空加剧,远离权力边缘的人们将会发现,从政府部门支领养老金将越来越困难,钱会越来越少。社保的“社会保障”功能将完全破产。

  废除双轨制,对于怀有“国民待遇平等”热望的人们而言,这是巨大的胜利。事实上,只要财富分配还掌握在政府手中,这种期望最终会落空。不如直接提出削减公务员退休金,也许这样更加简洁可行。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