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门折射出美国政府反恐不足扰民有余

  官僚和形式主义的美国情治系统一向是低效无能,反恐不足,扰民有余的。随着棱镜门事件持续发酵,奥巴马政府可能不得不在政府滥权上有所收敛了。

  作者:鲁克

  最近,棱镜门事件的曝光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广泛报道和密切关注。有关安全和自由的话题,再次成了人们关心和议论的焦点。

  据棱镜门事件的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爆料,美国情治系统每天都在收集民众的邮件和通联(电话)记录,以此甄别和搜查恐怖分子。其中一项秘密的计划,代号“棱镜”。棱镜计划是美国情治系统的监控计划,在这个计划中,国安局和联邦调查局可以直接访问互联网企业服务器,获取用户数据包括电子邮件、视频和语音交谈、视频、照片、VoIP交谈内容、文件传输、登录通知,以及社交网络细节,从而达到监控和搜查恐怖分子的目的。

  根据爆料,棱镜计划建立于2007年。它的前身是监控恐怖分子计划。2001年,美国遭受到911恐怖袭击之后,联邦政府为了反恐,开始了监控计划。但这个计划遭到广泛批评,因为该计划的合法性被质疑,因为执行该计划可以不需要通过外国情报监控法庭的审批。于是,后来改为了棱镜计划,而棱镜计划则需要该法庭的授权令。

  Cryptome网站几年前公布过一份来自国土安全部的文件,上面也曾提到了棱镜(PRISM),文件指出PRISM代表着protect, respond, inform, secure and monitor。这五个词的意思分别是“保护,回应,获知,安全,监控”。从字面上,我们不难发现,他们强调安全和监控是息息相关的。也就是说,主动出击和监控是必须的,这一切都是以安全的名义。

  看过《反恐24小时》的观众,不难发现美国强大情治系统,非但不能帮杰克·鲍尔反恐,反而拖累他的行动。事实上,官僚和形式主义的美国情治系统一向是低效无能,反恐不足,扰民有余的。

  比如说,2009年,胡德堡(Fort Hood)陆军基地的枪击案,凶犯哈桑据说还是奥巴马政权移交小组中国家安全项目的一名成员!美国国安局之前对他一无所知。今年四月,美国发生震惊世界的波士顿惨案,三名恐怖分子在马拉松的赛场引爆炸弹,死伤数十人,而美国的情治系统事先居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我们不禁要问,国安局每天查几百万邮件和短信,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而且举报道这些年来,美国在反恐上的各项开支已经超过4千亿美元!

  美国最著名的反恐法案“爱国者法案”,该法案要求公共和私人组织必须提供给政府涉及国土安全的信息。按照该法案,政府有权搜索电话、电子邮件通讯、医疗、财务和其他种类的记录。也就是说,只要怀疑你与恐怖分子有关,政府有权窃听你。而棱镜计划就是在没有任何迹象证明你是恐怖分子之前,开始收集和过滤这些数据的。按照斯诺登的说法,美国国安局和联邦调查局每天都在收集数据,收集老百姓的邮件和通联(电话)记录。

  信息时代,人们频繁地使用互联网联系。当然,我们都会以为自己的隐私是安全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些数字信息仍然留在通讯公司的服务器或者说“云”上,通讯过就会留下数字痕迹。而政府则利用特殊法案和计划,迫使民营信息产业的公司为他们提供这些数据。

  例如,谷歌公司就承认按照“爱国者法案”的规定,曾把欧洲资料中心的信息汇报给了情报机构。华盛顿邮报报道说,这次配合政府棱镜计划的信息科技公司有微软、雅虎、Google、Facebook、Paltalk、YouTube、Skype、美国在线以及苹果公司,几乎覆盖了美国主要的通信网络,互联网完全在政府的监控和掌握之下。

  《权利法案》第四条宪法修正案规定:“任何人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查封,没有合理事实依据,不得签发搜查令和逮捕令,搜查令必须具体描述清楚要搜查的地点、需要搜查和查封的具体文件和物品,逮捕令必须具体描述清楚要逮捕的人。” 这条法案的主旨,显而易见是要对政府权力进行限制,杜绝政府机构搜集非法证据。

  我们对照第四条宪法修正案来看政府的棱镜计划,不难发现这个监听计划严重践踏了民众的隐私权。它不仅干预了企业的自主经营,而且其中“收集公民的记录,监控公民的联系”的政府行为明显是条文中禁止的“无理搜查”,可以说是违宪的,彻底背弃了美国的自由精神。

  一周前,华盛顿邮报和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了一份民调, 其中一条写到:“你认为政府应不应该监控大家的邮件和上网记录,如果政府官员说这可以防范未来的恐怖袭击?”对此,52%的美国民众表示,no!!!。民众当然需要安全,但要以政府侵犯隐私和自由为代价,多数人是不愿意的。建国先贤本杰明富兰克林早就说过,“准备用自由换取暂时安全的人们,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安全。”

  实际上,棱镜门事件已重创奥巴马政府的民望,根据CNN当天公布的民调指出,奥巴马的民调满意度比起上个月大跌8%,跌到一年半来新低到45%,不满意的程度高达54%。随着棱镜门事件持续发酵,奥巴马政府可能不得不在政府滥权上有所收敛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