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不要再次剥夺农民了

  城镇化改革不能成为一个往上拉平的“平均福利”运动。而应该要成为一个往下拉平,减少城市人福利,加强保障农民土地等各项权利的“平权运动”。

  作者:卜算子

  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作了《国务院关于城镇化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在报告中,明确了中国各类城镇化的路径:“将全面放开小城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合理设定特大城市落户条件,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这是首次清晰提出城镇化改革的路径,从核心精神上看,其目标不是把城镇化作为经济增长、刺激内需的手段,也不是大建基础建设、新城区、工业园,而是一场农转非的平权运动。这一点是值得高兴的,因为举国政策不再是官员们竞相夸耀和敷衍的面子工程了。

  自共和国建国以来,农民和市民就被生生地划为两个等级。农民在教育、工作、医疗、住房等各种利权上低于城市人,且政府常年剥夺农民的利益来补贴城市人(比如,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农村里的粮食先供给城市,农民遭灾远超市民);转移小地方的资源,补贴北上广等大城市。所以老百姓的生活体验是,越是大城市,城市公共福利越好。这就使得,“既得利益”的城市人不愿意自己的福利被外人人口占用了。

  在教育方面,北京、上海市民享受着集中优势的教育资源,以及超低的入学门槛,所以他们是抵制本地学校对外来人口扩招的。说白了,高墙深壑,为户籍制度增加障碍,只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来瓜分、占用城市人的各种福利。从政府的角度,当扩大福利覆盖面时,不可避免的要加重自己的财政压力,因此,官员们也是希望维护既得利益的。这种人分二等,转移财富的政策制造了人们之间的仇恨和敌视。城里人时刻提防着乡下人抢了他们的饭碗、福利;乡里人则拼命要跻身于城市身份。

  所以,在这场平权运动中,小城镇小城市的开放最轻松,因为它享受的补贴资源、福利最少,因此既得利益、财政阻力最小。而越是大城市、尤其是政治经济重心的北上广,则放开户籍壁垒的速度非常迟缓。

  本来,在市场上,越多人的进入会产生越大的经济效益。但是在福利壁垒当中,人们却越来越短视,越来越相互仇恨;你从不会担心外地消费者涌入本地蔬菜市场,把你要消费的蔬菜都占用了,因为市场本身会自我调节蔬菜的供应,以满足最新的动态情况。但是你却会小心维护自己享受到的福利特权,生怕更多的人跑来分食。

  因此,虽然比起政府主导的新城建设、揠苗助长式的的造城运动来,打破户籍制度是比较正确的城镇化改革思路。但是,城镇化改革不能成为一个往上拉平的“平均福利”运动。而应该要成为一个往下拉平,减少城市人福利,加强保障农民土地等各项权利的“平权运动”。

  相关阅读:

  新视角第668期:李克强博士论文中的城镇化

  寄望李总理的城镇化方案能够按照其博士论文的初衷,发起一场平权运动。

  新视角第610期:20%所得税目的不是降房价而是城镇化

 李克强的恩师厉以宁也表示必须推动城市老城区改造,通过工厂外迁形成商业区、服务区。而如今的情况是,北上广市民对城市住房的黏性太强,也许政府正思考通过增加生活成本迫使人们迁往能呼吸新鲜空气的新城镇吧。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