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在为谁背黑锅?

  没有各级政府的瞎指挥,没有央行常年奉行的通胀政策,银行也不至于积弊难返。

  作者:姜戬

  “钱荒”已缓解。

  银行隔夜拆借利率连续几日全线回落,shibor已低于5%。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陆家嘴论坛上也宣告:“银行的流动性紧张已开始缓解。”

  银行并不缺钱,只是错误预期使他们手忙脚乱。以往每到年中,银行调整报表资金紧张,央行总会“放水”相助。银行就像巴甫洛夫的狗,习惯了听到了铃铛响就有肉吃的日子,突然有一天只有铃铛响,却不见肉,难免手足无措。

  新政府说了,要“用好增量、盘活存量”。M2都107亿了,不能老让央行喂奶。银行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成了众矢之的:资金效率低、影子银行膨胀、平台贷风险积聚、货币空转、期限错配、不为实体经济输血都成了银行的斑斑劣迹。

  说银行资金效率低,未必尽然。银行和其他公司一样,本质是逐利的。逐利性保证了银行不会无缘无故把资金投给效率低的行业。也正是因为实体经济风险高,回报差,信贷才在金融系统内空转。而另一方面,银行大多国有,难免受制于各级政府的长官意志,投资于产能过剩的行业或风险大的新兴产业。这才导致资金低效。

  影子银行膨胀,也是政府监管逼出来的。由于贷款利率限制,低评级公司难以直接从银行贷款,只能采取发债和信托渠道来融资。这正是银行理财的主要投资标的。利率市场化一日未成,影子银行就依然是市场的宠儿。摩根大通甚至指出,中国的影子银行不是太大,而是太小,规模才占GDP的70%,和国外尚不能比。

  地方平台贷款方面,银行也是身不由己。一方面,地方政府要求银行支持地方建设;另一方面,投资平台公司好歹有政府信用兜底,比输血什么小微企业来得踏实,这也难说是银行之过。

  信贷资产累积在单个企业上使得货币空转;银行借短贷长使得期限错配。但这些不过是银行常年浸淫在宽松政策之下的结果;只要央行持续放水,货币空转、期限错配就会继续击鼓传花。

  说银行不为实体经济输血,也不确切。影子银行本就是突破监管限制为资质稍差的实体企业输血的金融创新。尚福林也指出,一季度理财资金账面余额8.2万亿,70%以上是投入了实体经济。

  政府要求银行优化资金配置,实则是要银行支持产业升级,将资金投入科技、环保等新兴行业。问题在于,倘若新兴行业风险小、收益高,银行早就趋之若鹜了。现在政府继续用计划思维指挥银行,是与银行“控风险”、“提效率”相违背的,光伏产业便是前车之鉴。

  由此可见,银行固然对今日种种金融乱象难咎其责,但也只是政府行为的替罪羊。没有各级政府的瞎指挥,没有央行常年奉行的通胀政策,银行也不至于积弊难返。

  “钱荒”敲打的是银行,但更该敲打的是银行背后的政府之手。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