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底特律

  从底特律破产案例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官员能力实在非常有限,一个小小的债务问题就能把他们搞得焦头烂额,又是接受质询,又是削减待遇,甚至连公务员薪水都快发不出来,徒令中国百姓暗中耻笑。

  作者:陈兴杰

  美国底特律今天申请破产,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底特律的负债仅为区区140亿美元,这和中国10万亿地方债相比,简直不值一提。要知道,从1979年中国8个县区开始负债运营,直至今日90%以上的地方政府全都举债,有的甚至超过100%,但中国从来没有发生一例地方政府破产事件。底特律破产闹得沸沸扬扬,可见该市领导执政能力不足。建议市政班子借鉴中国经验,仿效学习。不出两三年,保准漏洞填补,平稳过渡。

  首先要学中国官员大打悲情牌,呼吁联邦政府救救底特律。都说美国官员平易近人,善于作秀,面对经济问题却不懂应用。按照中国经验,他们应该在“哭穷”方面多下功夫,无论财政盈亏,必须找出一堆要钱的理由,最近的实例就是中国各省一把手向财政部长楼继伟要钱,连第一富省广东都不例外。而底特律不需要哭穷,它是真穷:企业破产、人口流失、犯罪率高发,这些都是底特律的弱项,摆在奥巴马总统那里,就是一张张好牌。作为美国工业历程的象征,底特律从巅峰到谷底,太让人伤感了。就产业扶持政策而言,底特律应该借鉴中国政府扶持红旗汽车一样,要求奥巴马扶持底特律老牌的汽车产业;应该控诉进口汽车对美国市场的侵蚀,提高关税额,呼吁“美国人用美国货”;谴责美国政府采购外国车,要求公务用车坚持国产品牌;为保住美国汽车工人的饭碗,提升民族品牌的竞争力,要求政府对汽车产业进行补贴;先把联邦补贴拿到手,还债也好,补窟窿也罢,底特律政府应该有自己的算盘,可以强调“汽车产业已日暮西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把钱先用在还债上再说。熬过这几年,奥巴马下台后,新一任总统上台,说不定就生机乍现了呢?

  其次,底特律还可以学习中国经验,融资、贷款、发地方债。从已经发生的事实来看,底特律市政府的“宏观调控”和“协调能力”实在还差劲得很,从消灭落后产能,获得平台融资的角度下手,自然能偿还部分政府债务:鉴于该市信用评级已到了“垃圾”级别,如何融资需要高度的政治技巧。政府应组织智囊班子写文章,发社论,反击信用评级机构的“抹黑”;底市政府应表明姿态,他们想救民于水火,市场评级机构纯粹在捣乱,蓄意破坏社会稳定;在提升民气的同时,底市政府班子可以要求企业将债务打包融资;对于那些实在没有投资价值的企业,政府应劝他们放弃重整旗鼓的想法,把资产卖给政府;如果企业不愿意,可以指责他们“抗拒产业升级”,不愿意“腾笼换鸟”……至于能否吸收到新的投资,实现“产业升级”,就看下届政府的运气吧。

  第三,如果上面两招都做不到,还有最后一条最方便操作的计策——“瞒天过海”,充分发挥统计部门的“窗口指导”作用,将工业产值连年下跌用“负增长”来解释。对待一些未衰产业,一定要重点强调它的潜力,即便数据有所夸张也在所不惜;在稳定大局的重大前提下,底特律政府可以着重强调一部分仍然具备“一定增长潜力”的数据鼓舞民众,强调“没有所谓危机,一切都是表象”;引导民众不必过多注重实际收入减少和物价上涨,强调底特律依然有能力实现经济增长;美利坚合众国不会对底特律的问题坐视不管,必将伸出援手……

  因此,我们认为,底特律市政府根本不必走到“政府破产,公务员下岗”这条不归路上。从底特律破产案例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官员能力实在非常有限,一个小小的债务问题就能把他们搞得焦头烂额,又是接受质询,又是削减待遇,甚至连公务员薪水都快发不出来,徒令中国百姓暗中耻笑。

  如果底特律政府实在束手无策,还可以像河南驻马店搜狐网友“孔庄老佛耶”建议的那样,请中国帮忙派一个书记和一个市长,到底特律进行资产重组……

  相关阅读

  美国“汽车之城”底特律市正式申请破产

  美国底特律于当地时间18日申请破产,预料会成为美国规模最大的城市破产案。底特律在金融危机期间遭受沉重打击,三大汽车公司大量裁员,导致城市的经济更加恶化,长时间无法恢复。

  第709期新视角:地方政府免破产秘籍:哭穷要钱

  政府破产实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政府问责机制流于形式。政府该破产破产,部门该关门该关门,清算问责比所谓“为民服务”要紧得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