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生局,最危险的衙门

  你政策决策者也得考虑考虑计生人员的性命安全吧。孔老夫子脾气大、措辞尖锐,但他要是经历计划生育国策,才真应该说:“计划生育,杀人子嗣,其无后乎”呢!

  作者:卜算子

  23日上午8时左右,广西东兴一男子手持砍柴刀冲进东兴市计生局办公室行凶,2人当场被砍杀死亡,3人受伤被送往医院。据传,该男子杀人原因是计生局不给他第二个儿子入户。

  是否真的因为不给入户而杀人,动机目前不得而知。但该消息一出,网友纷纷叫好,表达出对这位走投无路男子“义举”的激赏和理解,甚至齐齐盖楼表示要为犯罪男子的孤儿寡母捐款。为反对计生恶法而杀人固然不对,哪怕以刑法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量刑均衡”原则来评判,其激烈的惩罚报复手段也属矫枉过正。但群情激奋下,显示计划生育在当今舆论环境下严重不得人心的现状。

  稍微搜索下,就能发现,计生部门是中国员工生命危险指数最高的“衙门”。2001年,贵阳市一农民得知亲戚被做了强制结扎计生手术,找到计生干部理论,争执中怒而杀之!2002年贵州籍男子李某因妻子超生问题和计生干部理论,又怒而杀之(看来黔地多刚猛义烈之士),随后逃亡七年。2009年涟源市湄江镇仙女峰管理区计生干部光天化日之下被当地村民杀死。2012年永年县张西堡镇余家寨村村长因执行计生工作被杀。94年,还有因妻子遭强制流产而母子双亡,导致神枪手军人丈夫开枪报复社会,残杀数十人的“建国门事件”……每年“遇害”的计生“公仆”不计其数。其他如计生人员被诅咒、投毒、家门遭纵火等受到民众报复的行为更是多不胜数。

  计划生育的学理基础--所谓的人口过多、资源不足—早就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人口不仅是负担,同时也是最稀缺的资源。私有产权制度下,人们自然有控制合理生育水平的激励,再多的人口也不算“过多”的。只有在计划经济社会里,人口才会成为负担,成为“国家”的负担。因为计划经济里,老百姓都没钱,所有吃喝拉撒都有政府财政包揽。人口增加,多了吃饭的嘴,却由于制度激励少了干活的腿,自然要增加国家负担。历史经验证明了这一点,60年代中国处于计划经济时期,人口只有6、7亿,却成百上千万的人一批批饿死。50年后的今天,人口翻了一倍,照理说,人口压力增大了,资源更紧张,但不仅没有饿死人的,相反,物资条件却越来越富裕。可见市场经济下人口多不成问题。

  目前可以说是废除计划生育的最好时机。在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超生小孩不再对国家财政造成负担了,或者说国家以前包揽的福利大为减少了(相反,假如还是计划经济年代,贸然废除计生很可能真的让国家财政破产),因此,财政效率上,废除计生是技术上可行的。此外,计生部门已经沦为足协、红十字会一样人人得而诛之的部门,在百姓眼中已成过街老鼠。民意上已经是声名狼藉,这个部门的存在只会加剧百姓的仇恨和矛盾。顺应时机废除计生,正是国家锐意改革、表明决心、抚顺民心的一张好牌。可是我们的改革喊了多年,除了在宏观调控上增加一些反改革、逆改革之外,废除计生这样一本万利,四处讨便宜的真改革却始终不愿意动。至不济你政策决策者也得考虑考虑计生人员的性命安全吧。

  计划生育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合法的大规模计划杀人的国策,是文明世界里的奇葩。古代哪怕再昏庸无能的皇帝,也从来不敢说国家人口太多。相反,自西汉以来,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是在鼓励生育的,官员的考核指标也不像今天看GDP,而是视乎人丁是否兴旺,户口是否滋生,人口是否增加。古代统治者不仅鼓励多生、早生的夫妇,“赐以牛酒”,而且还要惩罚晚婚晚育的,男女超过一定年龄而不结婚的,还要对其父母治罪。夺人孩儿、灭人香火,在中国这样一个注重祖宗传承、“多子多福”的社会里,自然要受到极大的报复和敌视。

  孔子云:“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第一个拿木偶做陪葬的人,他大概要断子绝孙、灭绝后代吧。孔子要是经历计划生育国策,才真应该说:“计划生育,杀人子嗣,其无后乎”呢!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