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总被医院乱开药

  医生可以通过多开药以维持用药费用(数量上多开或者塞进些对治病没啥影响的药)。也就是说,药价管制引导医生不正确开处方、滥用药,患者无从判断哪些药真正起作用。

  作者:喻涛

  近期国际药企巨头葛兰素史克在中国深陷商业贿赂丑闻,更令人震惊的是,所有的知名跨国药企几乎都曾在中国涉嫌商业贿赂。

  少数企业搞腐败可能是自身的问题,但当腐败成了整个行业的普遍现象时,必然是相关的制度出了问题。具体到此次葛兰素丑闻,相关的制度就是政府对药品价格的管制。

  哪里存在政府管制,哪里就会存在腐败寻租。葛兰素等企业的商业贿赂,就是药价管制的直接结果。政府管制药价的初衷是要降低用药费用,但是,从来就没有一个通过政府管制药价降低用药费用的成功例子。

  对药价的管制,不独中国才有,很多国家都对药价实施管制,比如法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不能否认严厉管制药价的效果非常显著,法国的平均药价是全欧洲最低的。然而,法国人花在药品的上的费用却并未降低,法国用药费用占医疗费用的17%,超过了美国的12.4%,而美国则并未管制药价,药价完全由企业自主确定。日本的情况更能说明问题,1980年到1993年日本药价管制期间,日本的用药费用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59%,处方药的用量大为增加。

  这并不难解释,政府能严格管制药价,却无力左右整体用药费用的降低。即便药品的价格降低了,医生可以通过多开药以维持用药费用(数量上多开或者塞进些对治病没啥影响的药)。也就是说,药价管制引导医生不正确开处方、滥用药,患者无从判断哪些药真正起作用。

  回到中国,毫无意外,近十年发改委等政府部门调控药价的次数数都数不清,但是国人的用药费用从来就没见下降过。非但没有降低用药费用,中国的医疗腐败反而愈演愈烈,腐败几乎渗透了全行业。

  央视前几天披露,福建漳州市纪委调查发现辖区内73家医院涉嫌医疗腐败,公立医院全军覆没,一千多名医务工作者涉嫌吃回扣。倘要仔细追查下去,中国能有几家公立医院能逃开医疗腐败呢?

  中国的医疗腐败如此普遍存在,直接原因是公立医院的“以药养医”。所谓以药养医,说白了就是医院得靠卖药挣钱才能养活自己。数据显示,在三级医院药品收益平均能够占到医院资金来源的50%,而在二级医院这一比例超过60%,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这一比例甚至高达70%以上。

  公立医院能够如此做,依靠的是其在医疗服务市场上的行政垄断地位。行政垄断带来的结果便是,质量低价格高的医疗服务以及遍地开花的腐败寻租。只要政府对药价的管制还照旧,医疗领域的行政垄断不废除,葛兰素以及漳州的腐败丑闻,将会不断反复上演。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