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锋:力争软着陆,不怕硬着陆,避免不着陆

  美国经济短期增长有亮点,但是并没有那么好。反过来看,中国经济面临调整困难,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糟。

  作者:卢锋

  编者按本文为搜狐财经采访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卢锋教授的内容。卢锋教授针对外媒关于中国经济是否存在“硬着陆”风险发表了他的看法。经卢锋教授授权,特予刊登在搜狐财经《新视角》栏目,以飨读者:

  外媒分析中国经济的主流观点经常变化,很多情况下是因为形势变化以及观察视角调整,有的也体现国外观察人士对中国具体情况仍比较隔膜,甚至有时也反应制造议题引导市场的意图。

  如果一定要讨论中国经济是否硬着陆,那么首先要定义一下什么叫“着陆”?我不太愿意用“着陆”这种比喻性说法,因为缺少用比较清晰方式加以界定的内涵。如果非要用“着陆”这个说法命题作文,我的观点是:要“力争软着陆,不怕硬着陆,避免不着陆”,也就说,不仅要考虑软硬着陆。还需考虑“不着陆”情况。

  “着陆”一般指调整早先宏观经济过度扩张累积的不可持续和风险因素并伴随经济增速回落的拖车。目前经济增速趋缓,主要原因并非在于宏观政策过于紧缩。其实目前宏观政策本身立场属于中性温和并略微宽松,无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或者我们用的较多的产业政策,都不算是过于紧缩的政策。

  目前经济增速趋缓,关键原因是目前正处于调整早先累积过度杠杆化风险因素,去杠杆难免对经济增速有短期抑制作用。如果由于一段时期货币和经济偏快扩张累积显著偏高杠杆化和风险因素,调整规律客观要求提供适当政策环境,推动经济去杠杆,降风险、挤水分进程,这是宏观经济重回内生与可持续较快增长的必要条件。如果在调整关键阶段,大手刺激,货币放水,可能使得调整过程功亏一篑。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需要考虑“不着陆”情况。

  首先当然应力争平顺着陆。我个人理解目前宏调政策具有稳增长与去风险双重导向,政策目标也可理解为力争软着陆。年初推测评论新政府宏调政策,我用“求稳谋变”四个字概括。求稳就是稳增长,谋变当然是推进改革,同时也包含在宏调方针上通过实施中性稳健政策,利用市场机制对早先遗留杠杆化偏高和风险积累因素给以必要调节和调整,同时意味着对再次实施重手刺激和大手放松货币方针保持必要的审慎和克制。过度刺激经济,虽然能暂时回避经济调整压力,但是被“扫到地毯下”的尘土不久又会飞出来,并且会变得更加难以应对处理。

  所谓软着陆,或许可以理解为增长率下降不低于一定水平,比如说保持在7%的官方底线、社会也大体能接受的水平,同时又能对早先遗留局部风险与高杠杆因素做一个阶段性的调整与处理,从而为下一步改革以及内生可持续增长创造一个良好宏观环境。这当然是最合意结果。目前宏调政策其实也是朝这个方向做。例如增加棚户区改造投资,鼓励信息消费,出台金融十条对金融信贷支持实体经济提出具体要求,最近又宣布对小微企业免税措施。我认为,如果不出特别意外,目前宏调政策应有很大可能实现软着陆前景。

  媒体目前较多讨论硬着陆。即便万一发生经济增速低于7%水平,其实也不必过于恐惧。宏观经济调整规律,未必完全会按照分析推测轨迹展开。永远有信息的困难。无法精准知道还有没有像鄂尔多斯与神木那样地方财政难以持续案例,也无法精准判断还有没有其他行业像钢贸和光伏需要经历不轻松的重组调整才能重新轻装上阵,也无法确知还有没有像茅台酒公款消费那样“增长水分”尚未显现。经济扩张时“山高月小”,调整到来时“水落石出”,我个人感到石头可能都不同程度显露出来了,可能也有人判断不同。有一点需肯定:我们确实需要对这些不可持续因素加以必要调整,为下一步改革廓清基地,也为后续内生可持续增长奠定基础。

  回顾改革时期我国宏观经济运行过程,其实经过多次调整与整顿过程。其具体原因虽然不尽相同,然而大都与早先经济偏快扩张累积因素有关。在调整过程中必然要发生不同程度经济回落,发生硬着陆和困难,个别年份出现过经济增速跌落到4%-5%极低水平。但是国民经济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反而使微观主体从调整中获得更好的微观活力和灵活性。虽然短期有阵痛,但是另一方面调整过程客观上也具有优胜劣汰功能,具有校正市场主体对宏观平衡规律与财金纪律合理预期的功能。这就像一个运动员过度透支了他的体力,在医院里面躺两天,略微修整一下,当时绩效会低一点,但这有助于恢复过去透支的体力和机能,并不是完全消极的东西,不是说非得把他立马刺激起来。

  总之,我觉得首先应当力争软着陆,并且我相信目前政策有相当把握能实现软着陆。但是也没有必要对硬着陆谈虎色变,过于恐惧。另外还要接受过去经验教训,避免由于对硬着陆过于恐惧,导致调整过程功亏一篑未能着陆。外国观察人士看空中国,嚷嚷中国经济硬着陆,我们自己耳朵根子要硬一点:适当关注,不必过于敏感。现在市场主流观点看好美国经济,甚至把美国称作是“全球经济范围耀眼的明星”。我对此不敢苟同。我最近写了一篇评论,基本观点是认为美国经济短期增长有亮点,但是并没有那么好。反过来看,中国经济面临调整困难,其实并没有那么糟。坚持目前正确宏调方针,坚持目前力推改革取向,中国经济有望打造升级版增长方式,实现未来一段较长时期持续追赶目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