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如何还钱?债务并购!

  如果是两个政府之间欠债,那么债权方可以通过国资渠道,对债务方进行托管或并购,也就是让财政好的地方托管财政不好的地方。有人要问了,官员怎么办?对不起,好好一个地方,让你弄了一屁股债,不追责算你幸运,去路自己找。这种地方政府之间的直接竞争机制将使得地方在杠杆应用上更为谨慎,从而标本兼治。

  作者:周鹏

  7月28日,中国审计署发布公告称,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

  早在2011年,审计署公布截至2010年底,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0.7万亿元,而这次仅审计了36个地区,政府性债务余额已经达到3.85万亿元,占到了当年全国地方债总额的31.79%。

  2012年,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债务率最高的达219.57%。也就是说,该地方政府本级的城市债务余额是当地综合财力的两倍多。审计署指出,由于偿债能力不足,一些省会城市本级只能通过举借新债偿还旧债。

  很多地方政府通过向地方投融资平台注入土地资源来获得银行贷款,以城市土地未来预期的出让收入作为地方债的还款来源和保障。但这种城市建设融资模式正在遭遇房地产市场波动的影响,当土地市场低迷的时候,地方政府如何还钱就成了问题。

  如果以通常的思路,地方债问题恐怕很成问题,势必倒逼克强再来一次扩张性刺激。既然克强提出了存量调整的思路,索性就把它用到极致。用地方政府之间的并购来减小债务余额倒是一个经济上可以考虑的办法。

  在资本市场上,欠债企业之间可以通过并购来解决债务关系问题,实际上债权方就等于兜下了债务,债权变成了股权。这就很有意思了。操作思路可以如下:

  如果是两个政府之间欠债,那么债权方可以通过国资渠道,对债务方进行托管或并购,也就是让财政好的地方托管财政不好的地方,这样,不仅可以减轻中央财政的负担,还可以提高财政好的地方的自豪感。有人要问了,官员怎么办?对不起,好好一个地方,让你弄了一屁股债,不追责算你幸运,去路自己找,最好安排一个企业让他经营,学习一下经营的知识。这种地方政府之间的直接竞争机制将使得地方在杠杆应用上更为谨慎,从而标本兼治。

  如果是政府欠银行的,那么由最大债权银行组成债权人委员会,对地方进行托管。这个债权人委员会的组成要有中央派出人员,比如财政部、审计署、银监会、国资委等,然后能按照中央的统一步调来解决问题。

  这种机制的引入,能够直接筛选出有能力的官员,相当于并购理论中的“职业经理人市场”。这个工作,可以与发改委的新城市群工作结合起来,形成真正的城市体,而不是貌合神离,各怀心腹事。

  再者,在行政建制上,要进行创新,地方支出要严格审批,发挥人大的权力机关作用,才能真正收敛地方的盲目冲动。另外,在现有体制下,可以尝试更大范围的垂直管理,削弱地方权限,不要让地方GDP总和大于全国水平这种笑话出现。比如,地方统计局只负责像上一级汇报,而不会直接向市长省长汇报。这样的话,数字才能不打架,增长才能保真。同时,在举债时也会更加谨慎。

  作者为先锋金融综合研究所总裁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