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的财产到底属于谁?

  准确说,宗庆后只是消费者的“托管人”,他的财富是属于消费者的,是“属于”你我每一个人的。

  作者:唐濛

  宗庆后在专访中谈到自己的财富观:“公众没有必要仇富,杀富济贫的后果是,有钱人带着资产移民到国外,这是最大的国有资产流失。我认为,富人的财富应该受到社会的尊重,中国所有的财富都是国家的。”

  宗庆后反对仇富的意思是对的,但后半句没表达清楚。熟读《毛选》,被视为毛派企业家的宗说“财富是国家的”,很容易让人误会他在鼓吹国家主义财富观、企业家们的财产由政府所有。

  实际上,如果要论“经济产权”的话,他200多亿美元的身价中的绝大部分还真的不是“属于”他的(虽然法律意义上是属于他的),而是属于市场社会的,准确说,是属于消费者,是属于你我每一个人的。

  在市场经济中,企业家只是消费者的仆人,他掌控的资源、财富只是代替消费者保管而已,所有生产最终都是为了服务于消费者的需求。假如企业家经营不善,把过多的资源用在了消费者需求不是那么迫切的地方,他就会遭受到消费者的“惩罚”—表现为商品卖不出去,或者卖不出高价而横遭亏损。消费者通过压低价格、降低其资源的价值,冷酷地抽走了失败企业家的财富。相反,那些能够成功地“讨好”消费者的企业家则可以赚取利润。利润的增加使得企业家可以再下一期的生产过程中掌握更多的资源。然而,在下一期的生产中,他仍然要把新增的资源投入到那些最符合消费者需求的生产线当中,利润—亏损的“紧箍咒”始终在约束着他。

  一个企业家身价一百亿,你千万不要认为他真的能够从心所欲随便花掉这100亿。这巨额资金中起码有95%是处于资本状态的,换句话说,是用来服务于消费者的,甚至可以说,是代替消费者保管的。宗庆后就直言,自己的幸福感不如哇哈哈员工:“我没有太多时间购物,每天早上7时前到公司,晚上11时30分回家。我的幸福感不如娃哈哈的员工。”几百亿身价,却基本没有时间去花钱、消费,大部分时间精力都在打理消费者“托管”给他的资本,生怕自己作为消费者的“管家”的地位会不保。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更是对此有深刻的认知,他说:“我只是这笔财富的看管人,我需要找到最合适的方式来使用它。”

  人们说起“微软帝国”、称宗庆后为“哇哈哈皇帝”、或者说某个“巧克力大王”时,是误用了一些比喻性的说法。这些大集团大企业的主人并没拥有什么专断、至高的权力,他并没有摆脱消费者的控制。家乐福这种世界连锁企业之所以成为“帝国”不是因为它有某种超然的权力,而只是因为它讨得了世界上大多数文盲主妇的欢心,正是这些主妇、屌丝、穷人对它的产品的惠顾才使得它欣欣向荣。一旦“大王”失去了其“上帝”—顾客—的垂青,一旦他不能够比他的竞争者以更低廉价格、更优质服务来讨好消费者的话,他就失去了他的“帝国”。而消费者是变化无常、喜新厌旧、冷酷无情的。因此,为了要保持住自己财富的价值,企业家必须不断地迎合到顾客们的最新需求。

  理解到富人财富的性质与来源(行政垄断除外),就不难理解杀富济贫的愚蠢了。因为惩罚富人剥夺富人不仅减低了创富激情,而且是直接在惩罚那些成功地服务、“讨好”消费者的人。而消费者主要是由广大穷人和普通老百姓构成的。那些最有钱的企业主通常都是那些大规模生产普罗大众日常必需品的人。你几时听过专门服务于富人的某个奢侈品制造商成了世界知名企业。

  杀富、劫富对穷人造成了最直接的伤害。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