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集资动了谁的奶酪

  非法集资这一罪名实际上成为了任由刀笔吏罗织构陷、打击对手的工具了。

  作者:唐濛

  最近,王石因湘西民间集资案主角被执行死刑一案而感叹“兔死狐悲”。为了避免一些企业家因资金周转不及而身陷囹圄甚至被判死刑,王石还呼吁企业家合法集资成立基金,对企业家进行救助,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纠纷。等于是企业家内部成立一个共济互助性质的保险组织。王石的善意和关怀值得钦佩,但这不是避免同类悲剧的治标治本之法。

  又一个吴英,又一个非法集资恶法罪名下的牺牲品。只不过该案中透着更多的冤屈和诡异。吴英至少还可以被舆论“劫法场”、“刀下留人”。但此案中,法院还未立案,就匆匆没收其企业;不让死刑家属探望就匆匆执行死刑;资产评估审计结果没有送交被告人;审计过程弹性太大,可以扩大债务情况,缩小资产价值……到处都是刀笔之吏的肆意妄为。

  有记者概括该案说:“地方政府为政绩鼓励民间融资搞开发,缺乏监管实力,过程中政商勾结、人人逐利。失控后,以疯狂高息诱惑社会底层买单以掩护权贵(包括财政借款)资金撤离,随后社会动荡,于是抓商人、杀商人以平民愤。”从结果上看,“平民愤”的可能性更小,赶紧把利益知情人堵住,把事情趁早了结、沉下去的可能性更大。非法集资中的债权人更愿意地是让债务人周转过来,这样自己的钱才有机会拿回来,而不是要看到债务人被杀头,平民愤何从谈起呢?哪怕是最缺乏阴谋论的鼻子,也可以闻出这里面的异味来。

  非法集资这一罪名实际上完全成为任由刀笔吏罗织构陷、打击利益对手的工具了。因为抓起来的非法集资罪犯都是和官府关系闹僵了的。而民间集资早就遍地开花,四处都是了。尤其在地方上,普通老百姓和民营企业家因为金融管制,借贷无门,私下集资早已蔚然成风。甚至许多消费贷款都是由民间集资来提供的。笔者许多大学同学的大学学费就是向民间集资人以高息贷款而来的。金融法制完全压不住,因为所谓的非法集资是你情我愿的买卖,只有交易双方乐意,与人无尤。但政府非要杞人忧天地来阻止。

  在刑名上也只属于法定犯,而非应该受到惩处的自然犯。因为他只是侵犯了国家的权利,具体点,是侵犯国家干预金融、管制金融的权力,但除此之外没有侵犯任何自然人个体的权利。等于说,有个第三者霸道地要干涉你们自愿的交易,而且还说这种干预是他的“权利”,假如你不让他管你,或者绕开他的管理,他就要制裁你。彻彻底底的恶法!而且这种违背自愿交易精神、顺乎天理人情的法律根本就不可能彻底的执行下去。因此,这个法律完全成了利益斗争、“刀笔之吏,弄其文墨”的打击工具了。

  “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形容金融管制是很合适的。因为法本身就错了,到处都是犯法之人。那么只要刀笔吏愿意折腾,到处就都是罪犯了。法律严苛,不近乎人情,就会酷吏的横山,冤案迭出。法律宽简,只专注于保护私产,民营企业才有保障,不会被衙门构陷,“犯法”之人也会更少。也就用不着王石所提倡的“企业家共济会”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