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也通胀 烧纸钱不如烧美女

 鬼节当晚,给先人烧一些纸扎的房子、车子、家电、美女模特……总比烧一些面额无限大的“津巴布韦”币要好。这样你的先人至少不用受通胀之苦,可以实在地享受到呢!

  作者:吕琦

  七月半,鬼乱窜。

  今天的中元节,百鬼夜行时,阎王判官、大小鬼们注定不得安宁。因为冥界今年也沾染了人间的恶习—通货膨胀。在中国文化保留得最完好的香港,人们烧给死去亲人的冥币出现了恶性通胀。据报道,今年在香港狭窄的街巷里祭品商店摆出一种一英尺长的彩虹色冥币面额为1万亿美元。香港金管局表示无法处理阴间的通货膨胀问题,因为那里没有监管机构。

  爱攀比的中国人在生时受财力所限,没办法过得好,死后可不能再输人后,反正冥币面额由得你写,何不大手开天价票面呢?可是大家都这么做的结果是,阴间成了津巴布韦,票面开得无限大,货币购买力也就贬低到无限小。阴间成了现实世界通胀的真实写照,似乎生于这个时代,无论上天下地,生前死后,都要饱受通货膨胀之侵夺,正所谓幽明虽异路,通胀却一同。

  但是这条黑色幽默的新闻最有意思的并不是它对通货膨胀之苦的揭露,而在于金管局官员的发言:“无法处理阴间的通货膨胀问题,因为那里没有监管机构。”金管局在香港相当于中央银行,职权上独立性更小,率属于香港财政司,负责管理香港的金融政策和货币。由于港元是钉住美元的,因此,实际上香港的中央银行无权任意伸缩货币,只能随着美国“老大哥”的节奏。美元膨胀,港元就跟着同程度地膨胀。近几年来,美国为了走出经济危机,频频放水,港人与之沉浮,只好一同深受通胀之苦。金管局官员这句话(虽然有可能是杜撰的)的内涵反应了舆论对通胀的一个误解。那就是似乎中央银行才能控制通胀。

  这恰恰是最讽刺、最“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误解。因为这个世上,除了政府垄断了铸币权之下的中央银行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搞出通货膨胀。寄望于所谓的“监管机构”去控制通胀无异于要求“监守自盗”的窃贼会发善心。

  阴间的例子并没有说明自由银行自由发钞会导致无限混乱的恶性通胀,也没有说明中央银行对通胀的控制。实际上,历史上,恰恰是自由银行时代,保证了货币价值的稳定,避免了恶性通胀。虚构的“阴间”中的死鬼们并没有选择权。但现实中人是有的,假如某家银行滥发货币、肆意扩张自己的信用的话,人们早就会抛弃这家银行发行的钞票,而选择那些信用好、币值不会大幅动荡的钞票,甚至直接选择黄金。这在真实世界就有完全的例证,那就是“民间金本位”,鉴于人民币数十年来不断膨胀,币值每况愈下的历史经验,许多精明的农民在做跨期时长的信贷交易时,会选择若干单位的黄金作为计价标准,而抛弃人民币标准(周其仁老师的文章生动地介绍了这些例子)。简单说,自由竞争的力量会约束膨胀货币的冲动。

  但有了中央银行就不同了,因为国家垄断了铸币权,用法令否定了其他货币形态的合法性,而指授予印有太祖头像的红色纸钞的法偿权利。等于说,通过暴力禁止了你选择其他货币,或者说抬高了你选择的成本。垄断了铸币权、发钞权之后,政府当然就有了不断通胀的冲动和能力了。人民币大幅贬值,你却只能老老实实吃闷亏。假如你是个有手腕有能力的人,你还可以在人民币通胀时,把手里的贬值货币—比如说美元。过去中国频繁受战乱、通胀之苦时,许多精明的商人就这么干。但现在连这条出路都没了,因为美元也在通货膨胀,不仅美元,自从2008年全球各大政府各大央行极有默契地联手“救市”之后,全球的各种货币都在贬值,都在掠夺老百姓的财富。这下你真的上天下地,无处可逃了。

  考诸史籍,你会发现,世界上各大央行几乎都是由贪婪的寡头银行家与热心膨胀政府预算的政客们通过诡计欺骗公众,借由暴力垄断而成立的。比如美联储,就是摩根家族等几个银行业大佬和财政部官员梅隆偷偷在哲尔基小岛上的秘密会议上发起的。英法等国家的央行也是政客们借口战争非常状态而欺骗性地成立的。

  通货膨胀是最高明的偷窃,它让你的钱包在不知不觉中就瘪下去了。但你有必要认清楚的是,通胀的源头就是中央银行,贼喊抓贼时,你千万别寄望央行真的是控制通胀的法宝。几千年来的历史中,央行只占了不到十分之一。可也正是这十分之一历史,创造了史无前例的通胀。

  当然,为了今晚百鬼夜行时,你的冥界亲人不被通胀盘剥。笔者还是建议你学学“德国大通胀”时代的德国人吧。当时,恶性通胀愈演愈烈,德国人一收到货币就马上把货币换成实物,历史学家在描述这个现象时用了一个词:“飞入实值”。飞入实值恰恰是你烧钱给地下先祖的好办法。老老实实烧掉纸扎的房子、车子、家电、美女模特……总比烧一些面额无限大的“津巴布韦”币要实在一点。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