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在上海画了一个圈

 此次上海建立自由贸易区就曾招致中国银监会和证监会的公开反对,但李克强总理力排众议,终令计划获批。

  作者:刘巍

  上海自贸区,来了。克强总理的这步棋,高。

  近日,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试验区范围涵盖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总面积为28.78平方公里。

  虽然,自贸区的细则尚未公布,但有理由相信,上海自贸区的建立会是停滞的改革的一次逆袭。

  自经济学诞生之日起,那公认的始祖亚当·斯密就从专业分工的角度解释了自由贸易是增加国民财富的最佳选择。一件衬衣,中国生产,成本不过一美元,产在美国,成本翻上几番;一架飞机,中国研发,投入无数,美国制造,流水线上分工作业。中国人缝衬衣,美国人装飞机,衬衣换飞机,中国人有飞机坐,高端大气上档次;美国人有衬衣换,便宜实惠讲卫生。所谓双赢是也。而这分工和专业化的发展需要自由贸易的国际市场。

  后世的大卫·李嘉图在斯密“绝对优势理论”上稍作修正,建立了“比较优势理论”,自此确立了自由贸易在国际贸易理论中的主流地位。假如美国生产衬衣和飞机的成本都较中国为低,但相对于制衣,中国自己研发飞机更加费工费时,那么中国仍然只要专注于制衣、专注于自己的“比较优势”,通过自由贸易,经济依旧大有看头。

  然而,理论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使那能增进各方福祉的自由贸易“总被雨打风吹去”。不错,落后之邦专注生产具有相对优势的产品,会增进自己的福祉。但该国先前生产相对劣势产品的企业要转向,资本要重组,工人要失业,所牵涉的各方利益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因此,以保护国内产业为名的贸易战便层出不穷。比如,那尘埃刚刚落定的中欧光伏贸易争端,幕后黑手便是欧盟生产成本高昂的光伏企业。

  除去落后的企业,那原来依靠关税养活的各式各样寻租的权力机构,失去了土壤,自然也不会善罢甘休。此次上海建立自由贸易区就曾招致中国银监会和证监会的公开反对,但李克强总理力排众议,终令计划获批。据了解政府高层会议一手内幕的三位消息人士透露,在一次国务院闭门会议上,李克强得知其计划一直遭到反对时曾拍桌子发火。他们表示,部委就新政策有不同意见并不少见,但监管机构联合起来反对总理却很罕见。

  一九七九年的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不久以珠三角为代表的经济特区开启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二零一三年的春天,李克强总理在上海画的这个圈,希望能把中国的改革开放重新引入正途。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