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的敢债务违约吗?

  两党目前的僵持状况极有可能只是在玩一场“胆小鬼博弈”,换言之,谁最先经不起恐吓谁就最先妥协认输。毕竟,美国政府不可能长期关张下去,违约导致的投资人亏损和随之而来的民怨沸腾是两党都经受不起的。

  作者:唐濛

  美国政府关张啦!去黄石公园、看“自由女神”的小伙伴们吃了闭门羹。现在市场上又在猜测着美国政府主权债务的违约风险。这都是因为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较劲,殃及池鱼所致。

  导致眼前政府关张、几十万公务员下岗的尴尬局面是因为政府谋求提高债务上限,这使得共和党控制下的众议院趁机提出“推迟医改法案”的谈判条件,最终和民主党控制下的参议院未达成一致。相较于共和党,美国的民主党更加民粹、更热衷于迎合基层选民,其提出的扩大化的医改法案需要更多的政府支出,这引起了共和党的强烈抵制。随着美国部分主权债务到期日的来临,美债违约风险骤起。

  美国政府的囊中到底有多羞涩?数据显示,有1200亿美元的短期债券将于10月17日到期,另外有930亿美元的国债将于24日到期,包括月底应偿还的1500亿美元,10月17日~11月7日美国合计有4170亿美元国债到期。相比之下,美国截至10月17日的现金水平仅300亿美元,实在是杯水车薪。

  美债如果真的违约,哪些人会受伤?

  毫无疑问,美国政府的债权人首当其冲,将会受到损害。而截至2013年10月,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持有1.3万亿美元美债;紧随其后的是日本,持有额超过1.1万亿美元。现在美国政府关张、捉襟见肘、有可能还不起债了,于是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捉急地呼吁:一旦发生债务违约,美国应首先确保国债利息的支付。

  此外,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国债是资本市场的定价基础,华尔街是全球资本市场的核心,假若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将对美国以及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剧烈冲击。因此,巴菲特说美债若违约,就如引爆“核弹”。一旦美债违约,美元本身会走软,借贷利率会攀升。造成资本市场的紧缩,投资风险将传导至全球。

  按照经济学者高连奎的说法,美债违约,如果进行受损害国家排序,那就是第一:借钱给美国最多的几个国家;第二:对美国市场依赖最大的国家;第三:与美元挂钩或者币值联动的国家;第四:与美国经济成为事实上的共同体的国家;第五:对美元和美元投资依赖度很大的新兴市场;第六:欧洲的高福利国家;第七:黄金储备偏少的国家;第八:央行货币储备中,美元权重过大的国家;第九:单一依赖能源出口,国家经济结构单一的国家。

  综合盘算起来,中国可算是首当其冲,受牵连不小。

  那么,美债违约的可能性大吗?

  从历史上来看,违约概率极小(路透社的调查显示,分析人士认为违约情况发生的概率低于10%)。因为共和民主两党目前的僵持状况极有可能只是在玩一场“胆小鬼博弈”,换言之,都是在虚张声势,类似于打德州扑克,谁最先经不起恐吓谁就最先妥协认输。毕竟,美国政府不可能长期关张下去,违约导致的投资人亏损和随之而来的民怨沸腾是两党都经受不起的。随着债务到期日的来临,两党最后更有可能互相妥协退让,合力提高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