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格林斯潘“迫害”过的耶伦

  耶伦举例子说,格林斯潘甚至都不让她和其他成员说话,因为他害怕他们会对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效忠。

  作者:吕琦

  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当地时间周三提名珍妮特·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这个银发老太太一直是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强力支持者以及公开倡导者,舆论甚至认为她对宽松政策有着偏执的信念。

  耶伦20年来都兢兢业业地供职于美联储,是个典型的技术性官僚,工作注重专业技术性,作风强硬,和她吃饭的客人必须准备好与她谈论的经济学话题,而甚至连她的爱情都是在美联储邂逅的(丈夫为诺奖得主乔治·阿克洛夫)。在联储内部,她以办事效率高、沟通直率、对经济数据敏感和预测而见长。纵观她的履历,耶伦似乎是个真诚的通货膨胀主义者。这是说,她发自本心的真诚地认为,扩张货币有益于经济体。

  早在格林斯潘时代,耶伦就曾以“耿直地”支持宽松货币政策而著名。1996年6月,格林斯潘正致力于降低通胀率,以实现物价稳定的央行首要目标。但当时央行资历尚浅的耶伦并不认同上述做法,她直接找格林斯潘谈话,公然反驳称如果保持一定通胀,对经济反而是好事,随后她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试图阐述通胀可以降低衰退的频率和力度,这一理论奠定了如今美联储核心通胀设在2%目标的基础。

  在搞起通胀来,耶伦不仅比格林斯潘更加不遗余力,甚至比起热衷于“直升机撒钱”的伯南克来说,她都要更加激进。2010年耶伦还没被提名为联储副主席之前的2月份,有媒体采访,问她美联储如何才能提高就业率时,耶伦直言不讳:“只要能提高就业率,即使把利率降为负值,我也会投票赞成。”名义利率永不可能为负,耶伦为了表明自己支持通胀的姿态,连这种昏话都敢说,其坚定的宽松货币立场可见一斑。

  之所以说耶伦是真诚的通胀主义者,是因为也存在着不真诚通胀主义的联储主席,存在着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套货币政策会管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鬼话的联储主席。这个画皮逐渐被剥开的伪君子就是美联储的前前任主席阿伦·格林斯潘。

  普通人很难听懂美联储关于经济政策那些复杂的术语和晦涩的理论。然而,简言之,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及其他历任主席)所做的主要事情可以被概括为:要不要搞通货膨胀、什么时候搞通胀、搞多大程度的通胀。格林斯潘自上任后反复地开动印钞机,然后经济不断陷入繁荣—危机这样的循环:1996年墨西哥债务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 1999和2000年的“千年虫”,互联网泡沫破灭。每一次肇事后,格林斯潘都很善于卸责,并反客为主地把自己打扮成危机的解救者(拯救危机的方法是,再一次开动印钞机)。

  就是这么一个不断扩张货币、引发通货膨胀的政客,在几十年前,竟然是宽松货币政策以及美联储的激烈攻击者。早在1966年,格林斯潘就写过一篇名为《黄金与经济自由》的文章。这篇文章显示出格林斯潘是明白真相的,他在文中写道经济危机是美联储造成的,这说明他是个明白人。他甚至正确地把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归结于1931年对金本位的彻底废除(黄金不再成为制约政府任意操纵货币量的限制了)。他谴责通货膨胀政策,热烈鼓吹金本位,认为正是黄金“忠实地充当财产权的守护者”。

  然而,当他开始踏入仕途时,他开始曲学阿世了。他忘掉了自己最开始对通货膨胀的坚定批评。当他的导师阿瑟·伯恩斯在艾森豪威尔总统任期时被委任为联储主席时,“格林斯潘丢下了哥伦比亚的经济学课程,以跟随伯恩斯来到华盛顿,并把自己塑造成易于追求权势地位和亲近权势人物的样子。……他在华盛顿奔波,迎合讨好大人物们,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努力模仿他们。并试图跟随他们的脚步,拉拢记者,和上层人物培养人际关系。……格林斯潘精心的把自己打扮成经济上无所不知的权威人士。他利用自己和伯恩斯的关系以及和其它权贵们逐渐热络的关系,来构建自己的声誉。就像台没有人性的数据收集机,输入图表,就能打印输出评论和预测。”

  他很快成为一个老练的政客,到处拉关系,非常善于利用媒体吹捧、包装自己。格林斯潘主政联储时,《新共和党》杂志曾登过一篇假的文章,报道一个华尔街的宗教仪式,密室里点着蜡烛,挂着格林斯潘的肖像。故事很荒谬,但却可信。很久以后,人们才意识到这个故事原来是有人刻意编造、运作的。

  他说起话来含糊晦涩、模棱两可、云山雾罩,却被市场上的愚民当做货币政策决策者的说话艺术。他每天煞有介事、装神弄鬼地出现在舆论大众面前,自称在浴缸里沉思经济问题。可是,从与他共事的人的报告中可以发现,他经常发表一些没有任何真实依据的经济评论,这一点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但不久就意识到,没有人能明白他真正的意图。这么做只是为了装神弄鬼,维护自己的权威地位。在联储内部,他是个独裁者,丝毫不能容忍异己,他以铁腕手段来通知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从来不征询任何人的意见,也从不容忍别人与他的政治直觉相异。”

  未来的美联储主席耶伦甚至受过格林斯潘这个“暴君”的“迫害”。1997年珍妮·耶伦辞去理事一职,离开的时候苦涩的说:“如果你喜欢去乡村旅行并朗读别人写好的讲稿,这个工作就非常好”。她举例子说,格林斯潘甚至都不让她和其他成员说话,因为他害怕他们会对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效忠。

  然而,格林斯潘最终还是注定要被钉死在货币政策的耻辱柱上。

  格林斯潘的自传在2007年2月脱稿印刷,书中自鸣得意地夸耀自己对美联储的控制以及对经济的贡献,可是还不到一年金融危机就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嘴巴。2008年10月23日,格林斯潘痛苦地在国会众议院监管和改革委员会面前,因为金融危机的过错,而受到众人的“烧烤”。早知今日,他或许不会在回忆录中那样自矜自伐吧。

  虽然耶伦看起来比格林斯潘更加真诚,但是真诚地信奉一个错误的货币政策并不是什么好事,比起明知通胀不好也要开动印钞机的格林斯潘,她造成的灾难可能会更大。因为内心矛盾的格林斯潘至少在开启灾难货币政策的时候会有些许负罪感,但是对通货膨胀坚定的信念却会使得耶伦毫不犹豫地铺成通往地狱之路。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