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伦转正会否退出QE

 耶伦继续奉行QE计划甚至不排除推出新一轮QE计划的概率已经昭然若揭。

  作者:黄少雄

  曾力主早日退出QE(宽松货币政策)、甚至排出年底之前或将退出计划的伯南克,尽管在美国政府关门危机再次全面爆发之后,决定继续维持现行的宽松货币政策不变,暂时不削减第三轮的QE规模。

  但这一努力在奥巴马看来,显然为时已晚——因为关门危机,奥巴马缺席APEC峰会,随后感叹“中国人一定不会介意我的缺席”。华尔街日报等欧美媒体则解读为“奥巴马取消亚洲之行给中国留出更大空间”。

  伯南克这一努力最终也未能挽救他在美联储可能获得的连任机会及政治地位。白宫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在周三提名美联储副主席珍妮特·耶伦出任美联储新掌门人,接替明年1月任期结束的贝南克。

  如果没有意外,曾在哈佛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执教的耶伦,将顺利成为美联储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主席。

  耶伦是伯南克时代的宽松货币政策主张者之一,特别是在首轮和第二轮QE计划推出之前,耶伦就力主通过货币超发救美国。耶伦与彼时的伯南克高度一致地认为,通过货币超过购买大量资产,大量现金会快速流入实体经济,进而为刺激和提振美国经济及挽救失业率发挥重要作用。

  但事实上,超过接近4万亿美元的巨量资金,并没有多少真正流入实体经济。我们看到,美国的股市在屡创新高,房地产价格虽然逊色于北京,也是接连上涨,另一方面,数轮QE计划并没有完全拯救美国,失业率问题和收入下降及实体经济盈利水平下降等一系列问题仍然盘桓不去。

  美国的4万亿美元与中国此前推出的4万亿元人民币的救市计划似有异曲同工之妙。唯一的不同是,中国的股市仅是昙花一现。

  这便不难理解,在推出QE3之前,美国当时就深陷于要否推出,还能不能推出的争议。再此后,早在2012年年底,退出QE计划的呼声就此起彼伏。

  我理解,伯南克早先酝酿退出QE计划时,正是看到了虚拟经济及金融市场虚假繁荣的真相。资本市场的高度繁荣,导致大量资本沉迷其间,流连忘返。而退出计划一旦启动,出于避险等种种考虑,资本蜂拥实体经济将成为一种必然。

  显然,伯南克酝酿上述计划的同时,触动了资本大鳄的利益。玩期货、炒股票来钱多快啊,谁愿意去打铁炼铜卖苦力?

  这一时刻,耶伦获得奥巴马提名出任新一任美联储主席,便显得耐人寻味。

  首先我们分析美国政府关门。就美国的政体和经济状况看,小政府服务于大资本,而资本大鳄的喜怒哀乐,则直接决定了美国政府为谁服务、如何服务及还能否提供服务的可能性。

  表面看,美国政府本次停摆涉及到全民免费医疗等问题难以为继,那么,美国用富人钱为穷人埋单的免费医疗体制本身就决定,富人如果不答应,政府就面临束手无策,甚至信用破产。

  果不其然,关门闹剧刚刚上演,耶伦就获得提名,而伯南克则大势已去,靠边站了。

  解读至此,耶伦继续奉行QE计划甚至不排除推出新一轮QE计划的概率已经昭然若揭。站在此背景下,无论对中国还是世界各大经济体而言,是否与美国一起印货币,都将成为一种大概率的现实选择。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