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再次青睐金融 华尔街时代归来

 这一次,诺贝尔奖再次青睐金融,可能也代表着“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过去,华尔街时代再次归来。

  作者:陈思翀

  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公布,获此殊荣的三位美国经济学家分别是尤金-法玛(Eugene Fama)、彼得-汉森(Peter Hansen)、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 。他们的获奖的理由是对资产价格经验分析所作出的贡献。但是,事实上还远不如此。

  法玛和席勒还分别代表了当今金融研究领域的两大极端流派:有效市场派和行为金融派。特别有意思的是,在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主页介绍上,法玛和席勒的照片也分列两边,中间则放着拉斯汉森的照片。

  诺奖再次青睐金融 华尔街时代归来

  鉴于法玛对金融圈内的卓越贡献和江湖地位,早在2008年,坊间就流传当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能将会授予他。但是很可惜,由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当年的诺贝尔奖最终授予对金融市场有效性持怀疑态度的克鲁格曼,他曾经成功预测过金融危机,在贸易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这一次,诺贝尔奖再次青睐金融,可能也代表着“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过去,华尔街时代再次归来。

  法玛三因素模型统治着实务投资界

  法玛在资产价格的经验分析上做出了许多重要成绩,例如,他和弗兰奇合作的一系列实证研究,不仅宣判了传统的基于市场回报率单因素的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的死刑,他们提出的三因素模型及其分析范式,现在仍然统治着金融学术界和实务投资界。

  有效市场假说奠定金融科学基础

  但是,法玛最重要的贡献还在于思想上,首推其于6、70年代提出的有效市场假说,是理性预期在金融上的具体应用。有效市场假说的核心是:资产价格等于其预期未来现金流的贴现值。所谓的市场有效性,就是由于竞争和自由进入,金融市场上的资产价格已经充分反映了所有信息。

  没有有效市场假说这样一个分析框架,资产价格的经验分析可能就只能停留在讲故事的阶段:讲述华尔街的奇闻异事,比如某个明星交易员的致富经;抑或是毫无经济理论基础的所谓“技术分析”。因此,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自从有了有效市场假说这样一个分析框架,金融才终于可以称之为一门科学学问了。

  席勒挑战珐玛:非理性繁荣概念风靡一时

  席勒从80年代初正式对占据主导地位的有效市场假说提出挑战。席勒认为,股票市场的巨大波动性大大超出投资者理性预期,股票价格波动无法用基本面即红利的波动性来解释。。因此,席勒和他的学生坎贝尔于1988年合作发表的一篇论文,将目光投向贴现率(即预期收益率),引领了之后二十多年金融界关于预期收益率时变性(即预期收益率的可预测性)的研究。不仅如此,席勒还是著名的美国卡斯-席勒住房价格指数的创始人之一,该指数现在由标准普尔公司负责发布。

  更重要的是,席勒基于有效市场的怀疑,将心理学等引入金融研究,成为了行为金融的重要奠基人。代表作是于2000年发表的“非理性繁荣”一书,成功预测了资产泡沫的形成和破灭。特别是当这本书刚刚摆上书架,美国的IT泡沫就破灭了。

  诺奖折中不站队

  今年将诺贝尔经济学奖同时颁给代表着不同观点的法玛和席勒,一方面可能因为在国际金融危机过后,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并不想卷入有效市场假说的是非之争,从而采取了不站队的折中方式。

  其次,资产市场的泡沫表现为和实体经济相关不大的预期收益率变动部分。既可以从行为金融的角度,也可以放在有效市场假说的分析框架中理解。

  其实,无论是有效市场还是行为金融,现在在重要研究结论上都有几分相似。例如,大家很关心两个问题:法玛和席勒的理论是否可以预测资产价格变化?又是如何理解资产泡沫的?从结论上来讲,无论是有效市场派,还是行为金融派,现在都认为,资产价格并不是“随机游走”,而是可以预测的。

  汉森和他的广义矩体现了金融引领时代发展

  关于拉斯汉森,也许大部分中国人并不了解。但是,如果你身处经济金融学术界,或是经济金融学科班出生,而且还进行着实证研究。那么你即使不知道汉森这个人,也应该知道他于1982年提出的广义矩(Generalized Method of Moments,GMM)。甚至在一段时间里,只要你使用了广义矩的方法,那么你的作品几乎就一定可以获得发表。

  汉森提出广义矩方法的一个重要动机,是为了解决金融市场上利用远期汇率预测未来即期汇率走势时所碰到的序列相关性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汉森的学术贡献体现了金融学(特别是其中的资产定价)领域推动了整个计量经济方法、乃至整个统计或是数学领域的发展,这是一个典型案例。因此,笔者大胆预测,将来金融学甚至会超过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学科,成为引领数学等基础学科发展最重要的动力源泉。

  最后,由于笔者曾经有幸受教于汉森教授的计量课程,所以有必要提醒读者,尽管汉森很厉害,学术贡献也很重要,但是如果你去听他的课,大部分情况下你可能会睡着。这是因为,第一,他的课很抽象也很数学,能听懂的人不多;第二,和许许多多来自北欧的xx森一样,他的表达能力使得他的课程实在是太无趣。但是,这一点不妨碍他成为一个优秀的经济学家。

  有意思的是,笔者曾经问过汉森一个问题,你更加愿意让别人叫你经济学家,计量经济学家或是统计学家。汉森的回答很干脆也很简洁:Economist。

  作者:陈思翀,日本一桥大学商学金融博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同时还供职于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