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换大米:多收粮少打仗

所有鼓吹粮食需要自给自足,需要本国生产的思想,潜意识里都是在筹谋下一次战争。对他们而言,和平只是暂时的,任何一次和平都是为下一次备战的“喘息期”。

  作者:吕琦

  最近,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访泰国期间透露,中国将用高铁换取泰国的大米和橡胶。用高铁这样先进的技术来换取最普通不过的大米让很多人不能理解(言下之意,我们拿这么好的东西去换点土特产,便宜他们了)。然而,过去中国用“低下生产力”的衬衫、袜子换来高附加值的飞机、电脑时,又有很多人认为中国吃亏了,自己做了低附加值的“世界工厂”中的打工仔,而别人利用高新技术生产力把利润“大头”都赚去了。

  实际上,这两种“不理解”都是错误的。交易无关乎被交易商品的“附加值”、所包含的的“生产力高低”……熙来攘往皆为利,交易只管是否有需求、是否有利润。

  而目前,“高铁换大米”这门生意对中泰两国都是极有益处的。因为,在中国高铁产能过剩,而在泰国则出现了大米产量过剩。互通有无、干柴烈火、一拍即合,正是双方受益的大好事。

  08年以来,高铁从之前实际投资额达不到计划额度转化为投资“大跃进”。许多线路修出来后,运营成本极高,乘客却寥寥。比如,宁沪高铁建成开通后,一直没有乘客,上座率很低,为此,官方专门停开了宁沪原有的动车组,想“逼迫”乘客乘坐高铁,结果仍然经常有很多车厢空无一人。而今天的高铁建设,其费用已经远超机场。铁路建设费用平均一公里过亿元,高铁投资又是普通铁路的数倍。而一个小型机场,通常投资数亿元即可。铁路投资浪费的土地也要整体上比机场多。

  另一方面,泰国却遭遇大米产能过剩的问题。2012年年底,泰国的大米库存量已经超过1200万吨,创下最高纪录。

  然而,对进口大米的另一种莫名其妙的忧虑来自于“粮食安全”。持这一说法的人认为,中国可以进口粮食,但不能完全在粮食供应问题上依赖别的国家。简单说,粮食供应应该自给自足。而根据科学计算得出,保持我国粮食安全稳定的全国耕地总数目要至少保持在18亿亩以上。这导致了不断推高房价、抑制城市供地的“18亿亩耕地红线政策”。

  首先,这是一种有便宜不占的傻瓜心态。国际分工市场最大的作用是让每一个地域的人专注于去做他最优相对优势的产业。国外有便宜大米你不进口,非要自己吭哧吭哧地以高成本种植出来。而一旦农民有亏损,就必须发放农业补贴。在关税方面,为了抵挡进口,又必须设下配额和高关税来围堵(目前,有配额的大米进口关税是1%,而没有配额则是65%的高关税)。

  假如有人对产粮大省黑龙江建言,说应该减少从产服装大省的浙江“进口”衣服,否则会导致对省际服装贸易的依赖,黑龙江应该自给自足。每一个人都会觉得荒谬无比。可是发生在国与国之间,人们却不能清晰地思考了。

  其次,“粮食安全”使得土地无法被应用到消费者最需求的地方。简单说,就是耕地无法转换成建造住房的城区用地。这是中国房价不断高攀的另一诱因。

  最后,“粮食安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备战思维。自由贸易是最促进市场参与者相互依存的,可以说,贸易天然是反战的。一个村子里的鞋匠是会极力克制与村里的面包师发生冲突的。一旦他们之间发生“战争”,面包师没有鞋穿,鞋匠却不得不挨饿。希特勒在发动欧洲的战争前,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德国“自给自足”橡胶产业。希特勒宁愿用劣质的“人造合成橡胶”来代替国外进口的优质橡胶,也不愿自己的“橡胶安全”被人掐住脖子。

  因此,所有鼓吹“粮食需要自给自足,应由本国生产”的思想,潜意识里都是在筹谋下一次战争。对他们而言,和平只是暂时的,任何一段和平时期都只是为下一次战争备战的“喘息期”。所以,才会有所谓的“命脉产业”,以便一旦发生战争,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依赖别国。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