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上了美国国债的床

中国“上了美国国债的床”还真是心甘情愿,根本没有阴谋家所描述的那样神秘。

  作者:菁城子

  美国政府因预算分歧导致关门,中国人看热闹之馀,最关注的恐怕还是中国政府持有美国国债的违约风险。截至今年7月份,中国持有1.28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美国最大的海外债主。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文莱峰会上公开表示,中方高度关注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和中国总理的忧心忡忡不同,美国媒体显然轻松得多。近日美国《时代》周刊就撰文调侃:中国“上了美国国债的床,下不来”。

  美国媒体的调侃并非没有道理。眼下真有什么可担心的话,最担心的应该是美国人自己。美国人才是国债最大持有者,超过70%由美国各种基金、企业、各州政府持有。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海外债主,持有比例不到其国债比例10% 。因为美国债务的庞大(超过14万亿)且中国债务几乎由外汇储备购买,事情才显得严重起来。中国人着急没什么用,奥巴马政府已经拒绝将外国债务列入优先偿还的序列。债务危机只是两党分歧的角力点,外国债连殃及池鱼都还算不上——至少美国政府并没有赖帐的表态。当地时间16日,美国参议院就举债期限达成议案,结束政府停摆。一切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这场危机对中国人最大的影响可能仅限于提醒这笔钱的存在,它的危急程度连比通货膨胀造成的财富侵蚀还不如。

  很多人接过话头谈论,中国“怎样从美国国债的床爬下来”。回答这个问题,不如先问“为什么要上他们的床”。美国政府在国内外到处举债,为什么中国还要购买美国国债?

  因为中国政府(具体而言就是外汇管理局)手里有大量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的规模目前大约为3.6万亿美元。要保持这笔巨款安全,还要适当增值,怎么办?放眼世界,没有哪个市场的容量足够大,只能购买美国国债了。尽管美国经济衰退,它还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政治稳定,它的国债市场容量巨大且信息透明,政府信用纪录也比外国好。所以说,中国“上了美国国债的床”还真是心甘情愿,根本没有阴谋家所描述的那样神秘。

  随着美国政府危机的引人关注,有人提议应当规避美国市场。放眼全球,哪个市场足够大又足够安全呢?李稻魁教授就认为,政府应该减持美国国债,投入到德国和澳大利亚的高等级主权债券。这多少有点事后诸葛。问题是:这样就能永保无虞了吗?德国和澳大利亚的盘子才多大。并且此前美国政府国债的也是优质的(现在也基本没有违约风险)。与其亡羊补牢,何不如曲突徙薪。

  谈到中国政府“钱多到烫手,满世界找盘子”,这是另外一个话题。这其间是一系列错误政策造成的。主要内容是:中国政府实行外汇管制,以规定利率在市场上购买美元。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和人民币购买力增强,人民币升值,汇率管制相当于不断在市场上吸附美元。实行汇率管制,一方面既有捍卫“货币主权”的想象,另一方面还有“鼓励出口刺激经济”的错误思想在作怪。这些就超出了本文表述的范围。

  回到中国政府持有的美国国债,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场双输的局面。美国政府并没有因为债务危机变得更加节约。美国患上了债瘾,两党在扯皮过程中不断地提高债务上限,纵容政府挥霍无度。这种“大借便宜债”的作风实际上损害了本国的经济活力。中国政府由于自身的问题,拥有庞大外汇储备,到处寻找安全场所。它完全没看到,通过解决外汇体制问题,遏制源源增长的外汇储备,远比当下的债务危机迫切得多。两国政府都没有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法,只是互相嘱咐,拍胸脯保证,却不能停止向错误越滑越远。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