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国企领导行政级别?逗你玩儿

  废除“行政级别”只具有象征意义,如果不能限制政府干预经济,削弱国企特权,无论他们的领导换了什么名头,他们的本质并没有变。

  作者:陈兴杰

  近日香港南华早报称,中国新经济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包括:废除国有企业领导的行政级别(包括高等教育领域)。对饱受国企弊害的人而言,闻之欣悦。媒体纷纷援引南华早报消息,显示此项改革受到何等的欢迎。

  事实上,最早提出国企取消行政级别早在十几年前。1999年9月22日第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就有:“深化国有企业人事制度改革”,“对企业及企业领导人不再确定行政级别”。

  2000年1月北京市经委表示将对企业重新划分等级,取消国企的行政级别,经理和董事会人员采用聘用制。同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经贸委通知,要求“政府与企业要由行政隶属关系改为产权关系,取消企业行政级别。”

  2000年到2001年的国企改革浪潮下,中央力主“废除国企官员行政级别”,态度不可谓不鲜明;通知接连下发,力度不可谓不大。但是“只闻楼梯响,未见人下来”。

  第二次密集提出“废除国企行政级别”是在2008~2009年。这次讨论的背景是金融危机爆发和大型国企整体上市。无论实质和名义,国企领导兼任公务员显然不利于上市(尤其海外上市)。2008年9月,上海市委市府下发意见,要求取消国企领导行政级别,不再保留公务员身份。第二年广州和国家工信部都通过类似文件。有意思的是,工信部通知也提及加快电力、电信、石油等垄断行业改革,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与我们今天读到的通知颇有类似。

  沉寂多年之后,人们又开始热烈讨论起“国企领导废除行政级别”了。十几年来的老话题成了新近的大热闻,真是中国改革事业的悲哀。十几年了,国企改革几乎原地踏步(在众多领域还有“国进民退”之迹象)。就是一个国企领导的虚名,也空呐喊了十几年。

  不妨看看近来“国企领导”的现实吧。根据今年7月份媒体盘点,目前国资委管理的央企,有53家为副部级;归属于国务院直接领导的正部级企业只有中投公司一家(据传新成立的铁路总公司定为正部级,未确证)。还有一部分不隶属于国资委而隶属于其它部门的副部级央企,例如四大国有银行和中国邮政集团等。更体现央企地位的是其领导在党内的政治待遇。例如部分军工企业领导、原中石油的蒋洁敏,他们是党的中央委员;其它一些央企老总为中央候补委员或中纪委委员。随着央企和政坛联系愈发紧密,干部在政企之间流动已成常态。例如从华能集团走出的李小鹏,从中海油走出的卫留成。今年1月《人民日报》海外版曾刊文称,“央企高管高薪“金饭碗”,被当成安排中央及省市年龄偏大、提拔无望官员的肥缺,成了攒养老钱、享享清福的待遇”,以至有“当不了大部长送你个董事长”的说法。

  比“行政级别”这职衔严重的是,最近十几年来国企未见衰落,只见壮大,领导和官员还是紧密不可摧的一体。在计划经济时代,企业属于国家所有,领导由政府任命,这种制度严重阻碍了市场激励和企业家才能的发挥。在向市场经济过渡时,不免存在大量国有和政府指令的成分,“国企领导行政级别”只是表征,背后是政府对社会资源的攫取垄断。废除“行政级别”只具有象征意义,如果不能限制政府干预经济,削弱国企特权,无论他们的领导换了什么名头,他们的本质并没有变。此次改革从“废除行政级别”开始,希望不要再一次成为“逗你玩”,让媒体白喊那么多年口号。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