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大楼也犯土豪病

  对这种大肆修缮楼堂馆所的群体性贪污腐败顽疾,应该治一治。

  作者:黄少雄

  官员“豪华病”顽疾难除,豪华衙门层出不穷。日前,又一处豪华衙门被曝光: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新建的一处建筑面积14.3万平方米,可容12000名处级干部的豪华办公。

  豪华衙门,大多都是占地面积过大、装修豪奢、超实际需求、占据繁华地段、配套景观奢侈、模仿著名建筑等。

  近年来,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各级政府严禁建豪华楼堂馆所,还真有不听指令的,土皇帝飞扬跋扈,村官都胡作非为。如河南省夏邑县曹集乡的“小天安门城楼”、广东茂名市信宜怀乡镇的“山寨中南海”、安徽望江县的“赛白宫”、常德市国土局“形象代言”的豪华办公楼、河南林州民政局举债1000多万建成一栋近1万平方米的办公大楼、江苏沛县的超百平米豪华大床办公室、再到如今的内蒙古14.3万平方米大面积政府办公大楼,政府官员的“豪华病”看来已经病入膏肓。

  豪华楼堂馆所屡禁不止,究其原因,除了不切实际的盲目追求豪华,败家行为的攀比,俗话说“上行下效”从中央到省里,哪一级办公楼不是越建越气派,凭什么兴你建不让他建,建了搬进去了,谁还能会让搬出来。再就是,政府机关想显示自己的“土豪气质”,畸形的政绩观在作祟。

  因为地方政府有丰厚的地方财政资金,并且有自由支出财政资金的权利,所以挪用资金,贪污腐败屡禁不止。

  中央一再强调处置贪污腐败,现在向薄熙来这样的贪污个体已经归案,“表哥”杨达才也卸下名表服法认罪。对于官员贪污腐败,是不是除了盯着个体外,对这种“中国式奢侈”的背后个别干部或者群体性的贪污腐败的顽疾,应该治一治。

  严惩一个贪官,对一大部分贪官来说是起到了“杀鸡给猴看”的作用,但是杀这个“鸡”没法让“猴”收手。对于政府机关的“富豪病”,就得严惩,上演一出“一座大楼建起来,一群干部倒下去”大戏,这样的“杀鸡”,才会以儆效尤,痛治顽疾。

  相比于古代,现在的地方政府大楼真可谓是气宇轩昂。中国古代有一个不成文的官场规则——“官不修衙”。所谓“官不修衙”,即是说官员无能力去修衙,也是说,官员们不乐意去修衙。这个规则,一直延续到皇朝结束。

  有研究者认为,古代“官不修衙”是因为官府衙门残破,胥吏就会将公文档案拿出衙署,私自篡改替换。但是,“官不修衙”也非常有效地制约了地方官员大兴土木,劳民伤财的冲动,减轻了百姓的负担,给老百姓树立了一个简朴为民的好形象。

  但是我国古代的皇家建设,可谓是蓬荜生辉。以秦始皇建阿房宫为例,阿房宫被誉为“天下第一宫”,其规模之大,劳民伤财之巨,可以想见。工程未完成秦始皇死了,秦二世胡亥调修建阿房宫工匠去修建秦始皇陵,后继续修建阿房宫,但秦王朝很快就垮台了。古有童谣唱道:“阿房,阿房,亡始皇”。

  这一句童谣“阿房,阿房,亡始皇”,寓意一目了然,秦王朝的垮台,与他们的暴力专政,奢侈浪费,不顾民意,百姓民不聊生,无不关系。

  百姓如水,既能载舟,也能覆舟。宫殿建的再好,不管江山社稷,不顾黎民百姓,是必然要走到灭亡的。

  《史记?项羽本纪》载,项羽攻下咸阳,一把火烧了阿房宫,“收其货宝妇女而东”。谋士出主意不要回去,“关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但项羽认为:“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在项羽看来,不管你的那身行头有多土豪富贵,就和晚上穿着一身土豪金瞎溜达一样,溜了也白溜,没有人知道,也没人在乎。

  所以,豪华的楼堂馆所,外观的富丽堂皇,是遮不住畸形的政绩攀比,也遮不住贪污腐败。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