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垄断才是国企改革的目的

  如果不能引入私营资本,消解垄断,对国有成分进行出售和破产,再细化的拆分,也难以取得改革成效。

  作者:菁城子

  十八届三中全会临近,各种改革版本和传言满天飞。国企改革将是新一轮经济改革重点,这可以从国资委网站发布的官方讲话看出来。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称,国资委正准备方案“将推动企业在改制上市、兼并重组、项目投资等方面,全面推进国有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据中国证券报消息,“国企分类监管”将将涉及大型央企的拆分。因为大型央企往往横跨“政策性业务和竞争性业务”(例如石油的管网铺架被认为是政策性业务,而炼油和油价属竞争性业务)。

  外界普遍认为,此类拆分更多地剑指石油和铁路两大领域,国家电网也因其规模太大(包含中国南方几省以外的全部供电),可能被拆为几家电网公司。这些大多是朱镕基时代的未竟改革。据原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年初接受采访说,朱镕基时代的电力改革目标就包括厂网分开、电力一拆为五。改革结果只实现了一半:厂网分开,电力一拆为二(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铁路分拆的目标是网运分开,将全国铁道分拆为若干路网——直到目前仍未改变。

  即便是分拆按路径达成,改革就算成功吗?不妨以通信改革为例谈一谈。2002年电信行业历经几次重组,形成电信、移动、联通巨头格局,占据中国几乎所有通信和宽带市场。从表面上看,这确实给人造成“竞争激烈,资费稳中有降”的假象。中国移动副总李正茂今年也说,每年9月开学的时候,在校园市场的争夺简直是白热化。很多人能看到喇叭热闹、海报横飞的场面,以为这就是“竞争”。实际上就像张维迎所言,这不叫竞争,而是几家垄断巨头之间的“混战”。尤其对比国外的通讯和宽带费用,就更明显发现这只是几家寡头之间对垄断利润的分食。

  央企分拆之后大多形成“划江而治”的格局,同行之间绝不逾越雷池半步。电信和联通的服务即便有高下之分,也绝不会到对方地盘拓展市场。国家电网目前有五个地方分公司,拆分之后势必维持诸侯割据局面。它们的定价和资源调配,还是牢牢掌握在发改委手中,发改委的目标就是要维持此种局面均衡。垄断企业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对手”,不如说是“盟友”;张维迎将他们之间的竞争称为“混战”,其实更多是表演,谁都没有能力和勇气对竞争对手构成真正的威胁,这和真实的市场竞争是两码事。

  拆分央企的另一形式是,打破垂直一体化,由于政策战略,该继续垄断的继续保持垄断,但其他可以民营提供的,则剥离出来,交给市场竞争。

  只要企业产权不变,央企后拆分无法形成真正的市场竞争。央企实力更多取决于国家重视程度,他们和国资委、发改委和相关政府的远近亲疏。拆分之后,通常只是更细化地执行上级指令。如果不能引入私营资本,消解垄断,对国有成分进行出售和破产,再细化的拆分基本难以取到改革成效。

  从媒体报道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要出台的《关于完善公有制实现形式的指导意见》名称看,中央政府对央企还寄予了很大期待。真正的改革还有很长路要走,不应过分乐观。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