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对三中全会抱过高期望

  就像一艘正在闯险滩的大船,大家都知道船体有问题,有地方已经破损漏水,一些乘客泡在水里受苦,但就目前的情况,只能对船体修修补补,赢得调转方向,渡过险滩的时间窗口、机会窗口。

  作者:黎骏

  明天开幕的三中全会,承载了很多人的期待和希望,十八大换届之后的新气象、新动向能否定盘成为实实在在的政策,并最终切切实实改变我们的社会,改善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如我们期望的那样?

  很难讲。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大家对三中全会的期待多、希望大,是因为社会积累的矛盾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多,但面对这些,人们又普遍都有一种无力感,只能寄望于执政党,寄望于“顶层设计”能出良方,治百病。

  对本次三中全会全民热盼(乃至全球热望)背后的原因很显见——开国元帅陈毅的儿子,最近以文革道歉引起关注的陈小鲁说的再明白不过:“共产党是中国目前唯一有纪律、有能力、有创造力的组织。”

  对于中国改革的前进方向,陈小鲁先生的建议是“党内可以进行各方面的改革,在宪法框架里去落实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这里头有很大空间的。”

  解决目前中国的主要问题和矛盾,我们只能更多寄望于执政党的努力,但对于执政党努力的程度要有个理性建设性的认识。不能把我们自己认为理所当然,或者世界上其他国家、其他执政党认为理所当然的做法,理解为执政党也理所当然的该做到、能做到。

  11月8日,三中全会召开前一天,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用一整版篇幅再次详细论述习近平的“两个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这个时候这么隆重地解释这一点,已经不是弦外之音,而是谆谆教诲了,也就是向党内、向社会、向公众传达这次三中全会的“边界”,尤其是政治改革的边界。

  比较现实的期待,还是陈小鲁先生说的“党内有更多的改革动作”,同时寄望在宪法框架内有更多政策的落实。回想建国64年,改革开放35年的艰苦和曲折历程,难道这还不够吗?要知足,《好日子》那首歌唱的好——“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

  中国GDP总量已经世界第二,乐观者预计到2030年左右将成为世界第一。新中国成立时我们积贫积弱,改革开放时我们历经十年磨难,身子本就毛病多,成长的太快必然有成长的烦恼,那就是体质不太好,外虚内火,急需调理和补养。

  新一届政府上台后也反复强调,要调结构,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要放弃GDP迷信,要更注重民生,要还环保欠账,要简政放权,要进行自贸区改革,要推动事业单位改革,要解除各种协会和官方的关联……

  这些或已正式启动,或给出了时间表。

  “药到病除”是人人期待的,但现在的问题是,医生自己也是病人,很多改革直接针对自己,李克强总理说了“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继续推进改革”,也在积极兑现,但民众的心情似乎更加急切,期待更猛的药方。

  我不得不厚道的提醒一句,我们做百姓的,也要厚道一点,对政府、对公务员们的期望要现实一点,政治家们虽然比我们更有魄力更有胆识也更有能力,但让壮士断腕可以,指望壮士自插心腹、挥刀自宫是不太现实的。“壮士”是人,不是神话传说中头断了还可以“舞干戚”的刑天大神。

  急病还需缓药治,既然是改革,就是在保持现有社会基本框架前提上的不断优化改良,这个框架首先是政治框架。

  就像一艘正在闯险滩的大船,大家都知道船体有问题,有地方已经破损漏水,一些乘客泡在水里受苦,但就目前的情况,只能对船体修修补补,赢得调转方向,渡过险滩的时间窗口、机会窗口;同时,还要保证船长、大副和水手们能够吃饱睡好安心驾船,至于闷在船舱的乘客乃至部分泡在水里的朋友们,可能还要再难受一段时间。

  正如领导反复强调的那样,我们应当“同舟共济,齐心协力”,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