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之后,重点要避免"口头改革"

  真要改革,真要壮士断腕,就偏把金刀予人渡吧!

  十八届三中全会今日闭幕,从闭幕后发表的公报来看,这次会议延续了历届三中全会的一贯特征—强调深化改革、理顺政府关系、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加强各领域中市场化资源分配的影响。

  这些大方向都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大家都赞同的。然而,这些公文能否落实却很成问题。多年以来,舆论呼吁改革的声音越来越强,这反应了新的社会矛盾不断,人们想通过改革解决这些问题的渴望。然而,制度性的掣肘和人事利益的阻碍却每每使得宏伟漂亮的改革蓝图形同空文,流于“口头改革”。

  其实,这一状况也不难理解。所有需要改革的领域本质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基于认知错误而裹足不前的僵化政治经济关系。另一类是基于既得利益者而尚待放开的政治经济关系。前者的情况,在今天中国,已经非常寥寥了。只有计划生育等少数政策是基于认知的错误政策。

  第二类由于既得利益阻挠的领域才是真正的改革难关。绝大部分亟待破冰的改革就属于这类利益掣肘的落后经济关系,比方说国企改革、财税改革、土地改革……

  在这些领域,之所以每每流于“口头改革”,究其原因在于:其中的既得利益者本身就是政府官员。如今你却希望政府自己来“革”自己的命,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许小年说得好:“我们现在陷入的是改革的悖论,这个悖论是什么呢?我们依靠政府去推动改革,但是政府没有改革的激励,因为所有的改革将伤害政府的利益,这就是改革的悖论。”

  “改革到了壮士断腕的时候”这类宣言毫无实质意义。将心比心地想,要求任何人自己对自己开刀,自己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都是不现实的。何况这一要求是针对握有权杖的统治者发起的。真要改革,你必须把割腕的刀交给别人手上,交给既得利益无关者。所谓的“把政府权力的猛虎关在制度的笼子里”也是这类悖论。政府天然的倾向就是扩张自身,自己管的事情越多,权力越大,背后蕴含的利益越多。

  另一个例证是国企的贪渎腐败。明眼人都看得出,每一轮反腐都换汤不换药,既得利益始终在那里,制度性腐败依然岿然不动,改变的只是分食这些利益的具体的人员而已。

  因此,破解“改革悖论”的关键在于,重新设立一个类似当年“体改委”一样的、高层次、实体性的改革协调机构,综合协调各方面的利益关系,整体配套推进各方面的改革。只有利益的剥离,地位的超然才可以导致改革动力不断。

  真要改革,真要壮士断腕,就偏把金刀予人渡吧!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