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也应允许支取公积金

  等到头发白,公积金熬成“养老金”时,你已经错过了所有的“人生大事”了。

  作者:唐濛

  近期,青海省出台办法,允许患有重大疾病的职工或其直系亲属提取公积金救急。相关负责人说:“公积金只是代为职工管理的本属于职工的钱,当职工遇到大病时,生命权要高于居住权,保命更重要,所以允许大病提取。”而此前,四川省宜宾市、湖南湘潭市也早有此类大病取公积金的先例。

  这个办法是一个好的开端。因为住房公积金是一种“强制储蓄”,本来就是老百姓的钱,结果却由颟顸无能的政府官员以买房社会保障为由来替百姓管理。目前公积金当年存款利率为0.35%,5年期存款利率为4%,远低于银行存款利率。今天理财产品灵活多样、安全稳定,个人拥有这笔钱,可以随便买点余额宝之类的货币基金产品获得远高于此的收益。哪怕是放在银行里吃定期利息也比静静地趟在公积金池子里更具有增值能力。而等你想取回来公积金时,手续又无比繁杂、条件极其苛刻,且各地的支取条件千差万别,管理得非常混乱。

  以北京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规定为例,16种情况下可以提取自己的公积金,其中包括购买房、大修房、租房、出境定居、离退休、重大疾病等。然而,提取公积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以租房为例,北京市租房提取公积金需要提供房屋租赁合同的原件及复印件,提供房租完税发票的原件及复印件,提取职工本人的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还需要提取职工本人的银行储蓄账号。对于因大修、翻建自住房屋提取公积金的条件更加苛刻。

  公积金的支取门槛越高,老百姓越受伤。因为你的资金闲置在无增值能力的池子里。你既不能用它满足你较迫切的消费,也不能用这笔钱做更明智的个人投资,要救急吧还得等上至少一个月的材料准备时期。此外,在国家刺激经济时,你还得忍受负利率的盘剥。等你取出来时,票子早就变薄了,你本来筹备用来买套房子的钱,在通胀侵蚀下,现在只能买间卫生间了。更不用说由于官员违规操作,挪用公积金造成的空账风险。

  但另外一方面,大病支取公积金虽然不错,但放开的步子还不足够,还应该允许“小病提权公积金”、“结婚提取公积金”……只要老百姓有需求,就应该允许随时取出来。宜宾市住房公积金归集管理科科长聂中新说的好:“生命权要高于居住权,保命更重要,所以允许大病提取。”

  同样的道理,难道小病就不适用了吗?年轻人谈婚论嫁亟需钱……难道这种需求就没居住权重要吗?一个工作数年缺钱出国念书深造的有志青年,难道不亟需公积金这笔钱吗?一个踏入创业队伍的年少有为者,难道就不亟需取出这笔钱吗?一个人是否需要钱,是否需要支取公积金,完全应该由这个人本人来判断、抉择。而不是由父爱主义的官员泛泛地以“居住权”、“生命权”这类抽象的概念来为他做权衡。

  而一般而言,能以买房为由取出公积金并获得公积金贷款的人一般是富人。广大穷人连首付都付不起,只能不断地被迫以极低的利息储蓄储蓄再储蓄。等到头发白,公积金熬成“养老金”时,你已经错过了所有的人生大事了、在年轻时亟需用钱的时候错过了所有用钱“窗口”了。

  所以我建议尽量放低公积金支取门槛,假如公积金变成个人随时支取的货币基金理财产品那就更好了。我也经常对电线杆上贴着“提取公积金”的小广告背后所代表的地下产业人员抱以崇高的敬意。有些媒体朋友想曝光这类产业时,我总是去劝他们不要“造孽”,不要去扼杀这些冲破恶法还老百姓财务自由的中介们。

  有人会质疑,假如公积金可以随便由个人支取的话,那么公积金这个强制社保制度岂不是形同虚设了吗?的确如此,因为这个制度不管从哪个方面都不合理,强制储蓄式的买房计划本身就不靠谱。要求它放低支取门槛,只是为了更容易瓦解这个错误的政策。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