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精妙的“佛法”是废掉股市审批制

  由于实行审批制,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无法呈现,很多绩优公司的股票长期不振,题材和炒作盛行,很多股票暴涨暴跌,让小投资者损失惨重。

  作者:菁城子

  最近证监会主席肖钢谈证监会的职能转变,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变证券发行的“审核制”为“注册制”。类似的话郭树清曾不同场合多次提过。审核制之弊路人皆知,却始终无法落实。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深化改革的文件发布,资本市场的改革恐怕要动真刀子。现在最难的倒不是舆论转向,而是建立符合注册制的法律制度。肖钢把这称为“佛法”,他的证监会就是做“离佛法最近”的“小姆指”。

  不论这个比喻拙劣还是精妙,中国资本市场实行“法治”的呼声由来已久,证监会是该换位了。首先要修改《证券法》第十条关于“证券发行需要授权部门核准”的规定,废掉证监会作为审批者的法律基础。其次是要修改《证券法》关于上市苛刻的资本数额和股东条件,尤其“连续3年盈利”的限制。此举之意义不仅在于降低上市门槛,更有利于减轻证监会工作量,提高其公信度。

  目前反对注册制呼声最高的观点是:IPO的公司财务造假太多,一旦闸门放开,投资者防不胜防。事实上审批制“过滤”造假公司的能力非常有限,法律对于上市公司规模和盈利能力的规定反而鼓励了造假。放开此类限制,造假首先会大量减少,证监会的工作重心将从调查各类造假(尤其是财务造假)中摆脱出来,只做一般性审核。更多的财务真实性核查,则交给保券商和中介机构完成。

  很多人担心,不对发行证券的公司进行规模和盈利能力上的限制,股市里涌进一大堆垃圾公司“欺骗”股民,再“虚高”发行股票坑股民,怎么办?事实上,盈利能力差的垃圾公司从来都有,只要它们提供的资料无误,其前景和股价就应该由投资者“投票”决定。事实上在实行注册制的市场,由于监督职能分散,股市开放,可供选择购买的股票很多,新股发行的市盈率普遍不高(热门炒作的题材股除外)。在修改公司上市条件的同时,应落实对保荐承销机构、会计师、审计师、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责任的认定。一旦发现上市提供的资料造假,它们也将承担相应责任。这一点目前很少发生作用。

  肖钢强调,注册制改革的核心是信息披露。肖钢的思路是对的,好的方法应该是放权,先废再立:既放开对公司上市条件的限制,同时下放监管。除了加强对市场中介机构的责任追究外,市场上自发监督者的合法权益也应受保护。做空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中的“大嘴”,他们都是健康的资本市场不可缺少的参与者。近期股市上有个人投资者“天地侠影”,因为发表质疑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言论,被警方以“损害商业信誉”的罪名逮捕。这种对“唱空者”粗暴地诉诸法律的做法,实际上并不有利于市场监督机制的建立。

  中国股市的入口处,监管者就人为制造上市资源稀缺,从制度上鼓励公司造假,透支业绩。等到成为上市公司俱乐部的一员,则是保护纵容,对财务造假漠然视之(事实上由于监管权的垄断,证监会几乎没有能力对它们进行调查)。公司造假曝光之后,大多则采取姑息包庇的态度。由于实行审批制,上市名额有限,上市公司就成了地方政府政绩的牌坊。证监会几乎不会对造假者和连续亏损的公司作出退市处理。由于实行审批制,上市公司的“壳资源”成了香饽饽,连很多ST垃圾股都有人炒作。由于实行审批制,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无法呈现,很多绩优公司的股票长期不振,题材和炒作盛行,很多股票暴涨暴跌,让小投资者损失惨重。肖钢最近大谈证监会转型,希望证监会成为真正的监管者,第一步就应废掉审批制度,为中国股市除去万恶之源。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