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超生的不是张艺谋

  要是某小贩被政府重罚超生,激起的公众义愤,会加速计生政策的废止;但今天是大导演超生,激起的公众嫉妒,则会固化和延长这项政策。

  作者:唐濛

  自张艺谋工作室发布公开信、向大众道歉后,人们对“张艺谋超生子女”事件的关注焦点逐渐转移到张即将面临的超生罚款(社会抚养费)以及张的三个超生子女未受处罚就上了户口。

  张艺谋本来是无须道歉的。生儿育女,天经地义,不管是私德还是公道上都是没有任何理亏的。但是在计生恶政和“敌视有钱人”的公意作用下,张艺谋为了博取公众好感和同情,道个歉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演艺人员、名人是靠公众支持、“给脸”混饭吃的。这就和张国立儿子吸毒,做老爸的要为儿子的私事跑出来向公众道歉一样。儿子躲在家里吸毒,与人无尤,没亏欠、得罪任何人,出来道歉只是为了讨好受众。这和张艺谋的情况是一样的道理。

  这次事件中,社会舆情极大展现了“恨人有笑人无”的恶劣素质。大家看到张艺谋超生“事发”,心里想的不是“计划生育真是丧心病狂恶政”,而是“丫凭什么不被处罚”或者是“罚死他这个有钱人”、“丫哪来这么多超生子女,是不是养了三妻四妾”……

  在张艺谋道歉后,舆论又开始挑这份道歉声明的错。什么张艺谋道歉得“太霸气”、“道歉里夹带着威胁”、“道歉方式太笨拙”、“为何是工作室出来道歉”、“道歉来得太迟”……反正,超生这事要是搁在隔壁老王家,你或许会义愤填膺地为老王说话,痛斥计生委侵犯贫民百姓的基本权利。但发生在有钱人、大导演身上,你的眼光就不再止于维权了,而是去质疑:名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特权”,这里面是否有什么资本和权力的勾结的猫腻……

  学者薛兆丰的微博说得好:“要是某小贩被政府重罚超生,激起的公众义愤,会加速计生政策的废止;但今天是大导演超生,激起的公众嫉妒,则会固化和延长这项政策。重大改革的成败,往往系于偶发事件;一个国家的运气,回头看总令人唏嘘。”

  如今,舆论纷纷在计算张艺谋的巨额超生罚款,因为张的有钱人身份,该罚款(社会抚养费)预估为2.4亿元。另外一些指控则聚焦在张艺谋超生的3名子女的户籍问题上。因为按照计生政策,未受处罚、未交罚款的超生子女无法上户口,而张的子女却早就上好了户口,这里面肯定有“走后门”关系的猫腻。

  我个人很不喜欢张艺谋的电影,太矫情了。然而,我还是要为他辩护:他为自己子女走后门上户口有什么不对呢?一个集中营里,大家都被迫当奴隶,有个能力强、有手腕的奴隶贿赂了集中营看守,自己跑出去了,通过走后门获得了自己本就应该有的人权。这有什么不好呢?何苦用“不公平”去苛责这种突破管制恶法的行为呢?本是为奴辈,相监何太急!

  《被解救的姜戈》里黑奴姜戈恢复自由身后,和自由人一样威风凛凛骑着高头大马,但是那些没有被解放的奴隶们却很看不惯姜戈,从牙齿缝里朝他吐唾沫,以示对其身为黑奴却“僭越”为自由人的不满。老管家斯蒂芬看到同为黑人的姜戈受到自己主人以上宾之礼的对待,心里非常不满,反复地指着姜戈说:“他是一个黑奴啊”(说这话的时候,他忘了自己也是黑奴)。

  那些恨人有笑人无、就超生一事指责张艺谋的人们,和这个看不起黑奴翻身做主、自己从心底里作践自己的黑奴管家在心态上是同构的。只有当有一天计生委的强制引产、结扎手段指向他们自己老婆,巨额罚款让他们自己倾家荡产时,他们才能理解自己的愚蠢。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