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变革者 为市场经济鼓与呼

  未来的中国历史正是由今天这些观念弄潮儿、思想变革者所塑造的。让我们向这些人类思想、改革历史上的群星们致敬!

  如果说三十年前那场改变是因为中国“前路不通”,人心思变,“摸着石头过河”、无意中完成的伟大变革(科斯语),知识界的参与度还比较低,那么最近一场启动中的“新改革”,自觉的观念力量无疑起到很大的作用。

  今年搜狐财经年会的主题是“致敬变革者”,请到的嘉宾多都是学者教授。即便任志强这样的企业家,也是因为对房地产的深刻理解和准确预言而闻名。市场观念的制造者和传播者,是改革持续进行主要的变革动力。

  张朝阳在本届年会中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中国的经济学家、企业家们一直呼吁的结果,这种说法是中肯的。

  这些呼吁的声音是对过去十年政府权力大幅扩张的反思。正如任志强所说,过去十年政府用闲不住的手干扰市场而造成中国经济巨大波动和许多领域中的倒退。经济之所以还继续发展是因为前两个十年的改革红利和入世的推动,现在这种活力越来越小。

  必须看到,过去十年中政府在经济领域的胡作非为,也是有思潮作为基础的。平心而论,上届政府在“亲民”路线上有大幅递进,无论从高层到制度建设,都更注重对底层和普通民众的反哺。不过与此同时,思想界关于“小政府大社会”的讨论被冷落,“民生政府”、“责任政府”之声甚嚣尘上。

  大力鼓吹政府责任的一个后果是政府对经济干预加强。例如订立新劳动合同法和反垄断法干预市场,使市场更不自由;为解决房价问题,频繁出台宏观调控打压房地产,房价连年暴涨;以扶贫济困名义建设廉租、公租、经适等福利住房,酿成大量腐败;建立政府养老体系,造成目前巨大的养老金亏空。在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政府几乎是以手忙脚乱的姿态出台了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见2013年3月李毅中回忆“四万亿”决策内幕),此后连续货币宽松的后果就是我们熟知的通货膨胀。

  今天很多企业家感叹政府权力越来越大,经济环境越来越差,很大程度上要归责于知识界“有限政府”声音式微,各领域都在抨击“政府不作为”。现在苦果尽尝,很多人都增长了教训,隐约意识到政府能力的有限。

  今年6月银行“钱荒”,市场有传言央行将开闸“放水”,媒体调查显示:超过九成网友反对政府印钞救市。看来2008年以来的苦头还是给人们留下一点教训。随着政府换届人们期待提高,知识界市场化的声音重新崛起。例如本届年会任志强对房地产调控的抨击,孟晓苏提出要“还地于民”,允许农村土地流转。央行副行长刘士余表示存款利率市场化已经试水,金融体系将更加富有弹性和活力,金融机构必须应对“不能适应市场化”的可能,这也给“银行是铁打营盘”的传统思维敲响警钟。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说,中国经济改革的现状是:只要有回旋余地就不会改革(即危机倒逼改革)。这是政府改革动力的真相。知识分子如果也这样短视,就不免可悲了。改革思想史证明了这一点:经济发展遇困难时呼吁”政府松绑“的声音就此起彼伏,改革小有成就就要求调节市场“收入分配”。

  知识分子和媒体应该反思,认清经济发展的大敌,持续进行市场化攻坚。中国经济改革还远不到转向的时候,大量社会问题应通过市场无形之手和经济发展来解决。草率地让政府进行干预,只能让我们把吃过的苦再吃一遍。

  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新一届政府强调市场在经济运行中的决定性作用。全会公报全文充满了朝气蓬勃、大刀阔斧的市场化改革思路。这是一份民意体现的报告书,是一份近年来知识阶层、观念变革者反复呼吁而来的改革进程表。

  英国大哲休谟说:“观念决定历史。”未来的中国历史正是由今天这些观念弄潮儿、思想变革者所塑造的。让我们向这些人类思想、改革历史上的群星们致敬!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