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不一定非要“自给自足”

  融入国际市场才可以让粮食更安全,退守到自给自足只会让国内大米市场割裂于整个世界市场,受到冲击当然更大。

  作者:吕琦

  为期4天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刚刚闭幕,此次会议时间被称为史上最长。因为一般而言,会议持续时间为3天,而去年则为2天。时间持久,反应了国内外政经形式的复杂、经济改革到了关键节骨眼上。

  这次会议公布的6项任务大部分是非常契合当下改革的迫切需求的。比如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并不代表是扩张财政支出,而只是指让财政政策在经济管理调控中发挥更多作用。此次的“积极财政政策”就是一个相对紧缩的财政政策:“进一步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厉行节约,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扩大营改增试点行业。”说明大体上是减税,盘活财政资金的存量,而非扩大税收,增加支出。

  稳健的货币政策更是一反2008年以来的宽松货币条件,通俗讲就是反通胀,减小通胀力度。

  但是另外一方面,这份报告把一个特殊的产业问题提升到了宏观经济的层面,那就是所谓的“粮食安全”。粮食安全这一提法一般指的是不管旱涝等灾害情形下,经济体可以持续稳定的供应粮食。但是经济工作会议关于“粮食安全”的工作部署却是不能达到“稳定供应”、确保安定这一目的的。会议指出,粮食问题要实施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要依靠自己保口粮,集中国内资源保重点,做到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此前,早在今年4月,已经有试验性布置,黑龙江作为产粮大省已经成为农业改革的先锋,筹备粮食自给自足。

  首先,我们关注一下现实情况:国际市场大米价格长期低于国内市场,中国更是大幅进口泰国大米。假若要保证国内自足口粮的话,那么就需要有补贴等激励性措施刺激国内农民。否则的话,低利润结果会影响人们生产粮食的积极性。

  所以,保障粮食安全并不是一句仅仅停留在国家战略层面的一项措施,而和你我每一个人的每天饮食都息息相关。具体点说,一旦真的落实这条政策,以后中国人要吃得起大米就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因为不管是增加大米关税还是用税收补贴农民,最终都是以消费者的利益受损作为代价以使得国内自给自足的生产大米。

  其次,真正保证粮食安全、确保粮食稳定供应的是自由市场的机制。自从国际贸易普及全球后,历史上折磨人类几千年的饥荒现象几乎完全被消灭掉了。因为,价格本身是最好的疏通机制,通过利润指引,粮食自然而然地会流动到那些迫切需要它们的地方。

  假如一个省闹灾害的话,就这个省来说,粮食是供应是不安全不稳定的,但是一旦把这场灾害放在全国来看,其造成的粮食供应动荡很快就会被全国的大米市场的自由流动所敉平。进一步,假若大米市场溶入到整个世界的话,那么一时一地的灾害或者特殊情况所导致的供应不安定的影响就会更小。所以,融入国际市场才可以让粮食更安全,退守到自给自足只会让国内大米市场割裂于整个世界市场,受到冲击当然更大。一颗石子投入一脸盆水中,对这一汪水而言,当然是翻天覆地大动荡;然而,脸盆中的水溶入了大海,一颗石子的投入则对大海水平面的影响微乎其微。

  粮食安全实则是一种备战思维,随时担心着自己会对进口国过度依赖,以至于自己无法随时向其宣战。根据日本经济学界的研究,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就因为对进口依赖的恐慌心理,转而大搞粮食安全自足政策,投资海外农业、补贴国内农民。然而几十年下来,积累的恶果是:1、国内农产品价格高昂,2、粮食安全并没有提升,相反是下降了,3、越来越多的农地被废弃,4、农民的收入依然主要来自于非农业的工作。

  殷鉴不远,在夏之后。日本的覆辙,值得中国警醒。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