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被房地产调控烦透了

  多年经验表明“调控”意味着涨价。政府大概不想多用这词,媒体也乐见其烟消云散。人民烦透了房地产调控,以至于政府真正放手前,都在奔走相告“调控失败论”。

  作者:陈兴杰

  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隐含明年政策的先兆。为期4天的会议一结束,各种总结和展望纷纷出炉。最引人注目的说法是:习李新政府班子打破中国近5年惯例,在经济工作会议中不提房地产调控。

  今年媒体以来一直在细数:从5月份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到8月份政治局会议,再到11月份十一届三中会全,媒体总试图找到“房地产调控将退出”的蛛丝马迹。问题是,中央真如他们所言有意放弃调控,为何没有明确反思的说法?虽然新政府上台提出“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房地产“松绑”为何迟迟不见举措?

  其实有新证据表明:中央还没放弃调控。12月3日中央政汉局会议上研究明年经济工作,已经提出“要抓好住房保障和房地产调控工作”。再看看今年关于房地产的提法:“加大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设和供给,做好棚户区改造。特大城市要注重调整供地结构,提高住宅用地比例,提高土地容积率。”

  如果这都不算调控,什么才是调控呢?非要像前几年,把“房地产调控”5个字写进文件里,才算数?不知是媒体太好骗,还是太容易自我麻醉。

  多年经验表明“调控”意味着涨价。政府大概不想多用这词,媒体也乐见其烟消云散。人民烦透了房地产调控,以至于政府真正放手前,都在奔走相告“调控失败论”。房地产界的人士,不只任志强,和政府关系密切的大佬王健林今年也说:没提房地产调控,就是进步。

  之所以发生现实和话语的错乱,除民意基础发生改变,可能和媒体没彻底搞清楚“什么是调控”有关。很多人把调控简化为:政府控地、拍卖、限购、限价、征税这几种措施。这是对的,它背后的本质是政府在市场中作用的加强。依据这个定义就会发现:滥发钞票导致需求膨胀,政府大搞保障房建设(也就是媒体所称的房地产“双轨制”,保障的归保障,市场的归市场)导致供给萎缩,其实都是房地产调控。2008年之后“货币超发—控制土地—限购限价—政府保障”的逻辑是清晰的,这是一个完整的调控链。民众只看到了中间两环(有人看到货币超发的影响),却没看到最后一环的危险。

  如果人们对房地产调控有足够清醒全面的认识,就应该呼吁:停止保障房建设!廉租公租房的并轨还不够,应该取消。政府停止保障房建设,同时放开城市土地供应限制;放开对小产权房的打压。这些阻碍房地产健康发展的桎梏要解除,限价限购的种种镣铐也要解开,才是真正的去调控化。

  最近两天,北京市政府向多家在京房企“传话”,表示未来北京市调控政策力度不会放松,北京楼市将“彻底地去投资化”。真是一个宏伟又可怕的构想。不妨以此作为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的标杆:如果北京的“限购”“限价”放松,可知“调控主义”大势已去。如果北京市政府坚持,可知民众的期望总归是期望,距离现实还有很远的距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