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卖画:与艺术无关!

  其实大可不必,画只是因为马云的行为而无辜地成为被炒作的标的物,这一切其实都与艺术无关。

  作者:曲姗姗

  “这是煎饼还是塔防游戏?”

  “乍一看还以为是麦旋风,仔细一看就各种不明觉厉”

  “如果这都算艺术,那什么不算艺术呢?”

  12月22日下午,马云自创的“马家绘画”在“来往”“淘宝官方拍卖” 扎堆以242万元落槌,引发了网友一面倒的“吐槽”。

  吐槽的人普遍认为,哪怕是一向天马行空、善于跨界的马云,这次干得也有点儿过了,不明所以的一幅涂鸦套个艺术的马甲就出来骗钱,你让那些猫在宋庄嚼着干脆面苦苦守候着艺术理想的文艺青年们情何以堪啊!

  说到那些为艺术而奋斗的青年,尽管市场价格并非衡量其作品价值的唯一标准,可是钱却是他们生存的基本保障和获得认可的重要指标。

  从一般的规律来看,一个刚从艺术类院校毕业的学生,如果有好的导师带领和推荐,其作品可以卖到几千元到一万元左右;某些有幸与画廊签约,获得一定经济扶植,可以全职创作的青年艺术家,在经过几年的奋斗,办过多次画展,经过多个策展人的推荐以后,作品能从十几万跃居几十万的已属小概率事件,更别说如今还在世的,作品能卖过百万甚至千万的,就更数凤毛麟角了。不管马云自认才情多么高涨,天赋多么异禀,如果说他一时兴起的的挥毫泼墨就有如此高的艺术价值,那他不仅算得上是商界奇才,更可以说是艺术花园里一朵最耀眼的奇葩了。

  想当年,著名的“当代艺术之父”栗宪庭,在圆明园的艺术盲流队里扒拉出了方力钧,还一手扶植起了今天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上红得发紫的张晓刚、王广义、何多苓。于是好多人踏破了老栗家的门坎,前来套交情拜码头的人让老栗避之唯恐不及。“他们以为只要经过我的指点,或者推荐,就能成为下一个方力钧。”老栗无奈的说,“但我认为艺术领域里,真正能够成为大家的人少之又少”。

  老栗看上方力钧,喜欢张晓刚,推崇王广义都是有其充足的理由的。他知道方力钧作品中那些面目不清的人脸符号意味着中国人模糊不清的政治面孔和生活价值观,他看到了张晓刚性格中阴郁和敏感,以及对灵异、神秘事物极度敏感性,并认为他很好地结合了自身的特性与社会的病态气质,将其以最贴切的方式表达了出来,至于王广义的改良版文革招贴,更是西方安迪?沃霍尔风格与东方木板年画的巧妙融合。

  总之,艺术并非是“一千个人眼中的一千个哈姆雷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有着一定标准和较高的准入门坎的,退一万步说,一件真正意义的艺术作品的形成至少也是需要有合理的创作动机和明确的创作思路,为了给一次商业促销站台,为了一次约赌,为了一次公益的善举,显然无法成就一次真正的艺术行为。

  “有些人说我的作品是在糟蹋艺术,可是我在芝加哥艺术馆看到的那些艺术作品也都是在糟蹋艺术,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马云在他自己的“扎堆”江湖情里如是说……拜托!咱别拿无知当个性好吗?请在过度膨胀的自信中增加一点敬畏和谦卑,不要在缺乏对当代艺术和其历史沿革起码了解的时候,就妄自评价,更别说胡乱尝试了。

  在此次艺术票友大狂欢的活动中,最终将马云“墨宝”纳入囊中的不知名港商至今还未露面,马云说他对买家充满好奇,我想围观者也是如此,大家看热闹的热情应该不亚于围观当年高价拍得天安门城楼上那一对灯笼的二货买家。

  有了这次的成功,马云和其策划团队会不会趁热打铁研发出一系列“马云出品”的概念性产品?比如精心装裱一张用过的纸巾,号称是当年马云初次创业失败用来擦泪的纪念版手纸,那会卖到多少钱呢?会不会掀起纸巾制造业的强烈不满呢?一向含辛茹苦的造纸业会不会认为闲不住的马云又要来踢他们的场子呢?其实大可不必, 因为这些行为都非常态,作为无辜成为被炒作的标的物,这一切其实都与艺术无关。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