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大疫苗危机更可怕

  媒体却采用“乙肝疫苗接种13年188人死亡”这样充满误导性的标题。这种曲解除了加剧恐慌,还能带来什么?

  作者:菁城子

  最近一个月“疫苗致死”事件大热,很多媒体似乎有暗中的热望在细数:截止目前又新增几起。虽然所谓“疫苗致死”尚未查清,这不妨碍他们使用“全国婴儿打疫苗死亡增至7例”这样充满论断性的标题。昨天国家疾控中心公布数据,从2000年至今,接种乙肝疫苗后死亡的疑似病例有188例,确定为疫苗异常反应的只有18例。有媒体却采用“乙肝疫苗接种13年188人死亡”这样充满误导性的标题。这种曲解除了加剧恐慌,还能带来什么?

  不惮以最恶意地推定,全部这些死亡事件的原因都是疫苗,最近一个月已达7例,并且4例出自康泰生物。这是否足以断定这家公司的疫苗存在问题?不妨看看背景数据。

  目前我国每年约有1600万人出生,新生儿(0—28天)死亡率为10‰;即每年约17万名新生儿死亡,每天超过400名婴儿死亡。以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首针(出生后24小时内)接种率70%计算,每天超过300名新生儿死亡者接种过乙肝疫苗。按照目前康泰生物生产乙肝疫苗的市场占有率(市场份额占一半以上),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生儿死亡和它有关,国内较大疫苗商也难逃嫌疑。如此高的偶合率,康泰公司矢口否认死亡事件与疫苗有关也在情理之中——虽然在事件调查清楚之前就一口否认也是轻率之举。

  昨天,北京积水潭医院的@烧伤超人阿宝 在网上悲观预言:新生儿注射疫苗后死亡的个案报道最近会有爆发式增长。原因很简单:所有新生儿24小时内都要注射疫苗,而新生儿期本就是是一个死亡高峰期。经过媒体狂轰滥炸的宣传,偶合死亡孩子家长会坚定不移的将死因归咎于疫苗,媒体则会推波助澜的报道这些案例。我看到,今天泰康公司的乙疫苗已经被冠以“死亡疫苗”“夺命疫苗”的称呼了。

  根据我国预防接种监控信息(AEFI),绝大多数接种乙肝疫苗死亡的原因都为偶合症。包括支气管肺炎,颅内出血、突发窒息、先天性心脏病等各种情形,还不包括婴儿对疫苗的过敏性反应。真正因疫苗质量问题造成死亡,更是微乎其微。

  很多人觉得,再小的概率发生在自己孩子的身上,那也是巨大灾难。这就是选择的问题:为避免“中弹”,你会选择不接种吗?这就要有最基本的免疫学知识。由于我国是“乙肝大国”,很多母亲本身就是乙肝病毒携者,这种垂直传播是在分娩时发生。因此出生之后迅速接住疫苗,可以较高概率阻断病毒传播,将来肝硬化、肝炎的发生机率也会大大降低。

  那么,现在规避“问题企业”,选择其它企业疫苗呢?目前,政府果断停止了泰康公司的疫苗。这或许是一种心理慰藉,却很难说得上有效。毕竟康泰公司疫苗在全国范围内占有较大份额,通常意味着市场检验。,在问题查清之前,其它疫苗商并不更安全。选择进口疫苗?效果并无显著差异,并且成本较高,一般人也没机会接触。

  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一切按部就班。最大的改善可能只是:疫苗商和院方更加小心翼翼地存储疫苗,医生会更注重操作流程,密切关注婴儿反应,除此之外乏善可成。我担心的是:康泰公司的疫苗被暂停供应,原来靠它提供疫苗的医院会不会发生短缺并造成问题?

  已经死亡孩子的家属目前能做的,恐怕只有等待尸检。如果疫苗本身没问题,孩子确因其而死,按照现行法律,政府会对免费提供的疫苗承担类似“担保”的责任,并对受害者进行“补偿”(至于疫苗商其间被暂停使用和其它损失,恐怕就没人关心了。)

  如果疫苗本身存在质量问题呢?不只是追究涉事公司赔偿责任和刑事责任的问题。我国对新生儿实行免疫规划,乙肝疫苗是免费强制接种的疫苗,个人无法拒绝。这一计划固然给国民健康带来巨大福祉,同时也使政府对这一计划负有道义上的责任。美国政府就颁布了法律为接种疫苗造成的损害进行无过错赔偿。对于失去孩子的家属而言,这算聊胜于无的慰藉。这种赔偿认定起来也很困难,从长期看“疫苗赔偿基金”也有变成“新生儿死亡赔偿基金”的趋势,并且隐藏着巨大的伦理危机。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