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怎么考核才算成功

  央企亏损,就让它亏吧。亏损往往意味着,它们在市场中较少依靠权力,以至节节败退。亏损掉的资产没有凭空蒸发,而是流转到私人企业手中,这是国退民进的大好事。

  作者:菁城子

  国资委提出要加强对央企的考核,一时间关于国企盈利亏损的讨论多了起来。我想起经济学界有个段子,据说是张五常的回忆。他说有位中国市长说国企能搞好,弗里德曼说搞不好。弗里德曼就是以提倡自由市场闻名并获得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那位大师,同时也是张五常的好友。张五常对他说,国企在某些条件下能搞好。弗里德曼拂然不悦,盯着他说:“史蒂芬(指张五常),我知道良心有价。但是你不要卖得太贱!”

  张五常听到这话做何想法,我们不得而知。2004年他写了一篇文章专门谈国企,这篇文章叫《国企十点》,文辞简短隽永,却谈得面面俱到。张五常说,国企最大的问题是“使用别人的钱不如使用自己的钱小心谨慎”,这是黄金定律。无论怎样用心经营,它和私企相比都有先天不足,因此常常亏损,需要依赖政府补贴生存。倘若你看它居然不亏损,有钱赚,一定是政府垄断的结果。这样的企业只要存在就是给社会造成负担,很不划算。国企最好的出路就是私有化,私有化如何做到公允很容易引起吵架(他建议出售股份),这不影响私有化之后局面变好。他说:无论得到资产的人如何不善经营,经过流转,也会到达善于经营者手中,效率肯定会提高。

  张五常写了这篇文章,相当于向弗里德曼承认“国企无论如何也搞不好”。弗老出语惊人,背后却隐藏着公理式的论断,需要认真解读。

  今天,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在央企负责人会议上说,将在2014年对央企加强考核,“不在状态”的将严格处治。很多媒体的解读,“不在状态”通常指长期亏损,那些“亏损王”们日子要不好过了。这说法只对了一半。央企承担的任务不只是获取利润,还包括形形色色的政治任务,例如能源安全、节能环保、确保就业。这就决定了对央企的考核不可能真正以经济效率为核心。创造利润对央企负责人而言,并不是最重要。亏者恒亏,中远、中铝、中冶这样动辄亏损几十上百亿的“亏损王”不是活得好好么,“严格处治”又怎样?中远集团前董事长直言不讳:“党中央、国务院了解中远,我就足够了。”言下之意,中远巨亏有难言之苦。

  央企不乏赚钱的企业。银行、石油、通讯领域的央企的吸金能力超强,排名前十的央企净利总和超过A股其它两千多家上市公司利润总和。即便放眼世界,这些央企都堪称财大气粗。很少人由衷感受到这些企业发展带来的利益,更多的是抱怨:只涨不跌的油价,高昂的通讯资费和劣质的银行服务。在股票市场,这些央企很多都让投资者损失惨重。赚钱的央企未必是好企业,这几乎成了共识。理由很简单:它们的盈利能力是靠垄断获得的。张五常认为,如果废除牌照体制,让国企和私企充分竞争,国企的资产不会流失,只会输光——流转到真正有效率的私企那里。

  张五常写了《国企十点》之后,很多支持国企的人不停写文章驳他。他们举例子说:国企在某些情况下能做好,例如严格考核,给国企高管充分的股权激励,他们也能像私企老板那样卖命。他们还说,国企的垄断不是问题,私企也存在垄断,关键是垄断之下如何发挥效率。这些反驳都类似张五常当年对弗里德曼提出的“国企在某些条件下能搞好”,事实上并没有驳倒其逻辑起点,同时忽视了“搞好国企”的代价。

  国资委将对央企严加考核,减少亏损,很多人拍手称好。如果这人是站在捍卫央企的角度说,央企扭亏为盈、赚得盘满钵满算成功;站在社会的角度看,央企考核越成功,意味着损失越大。希望央企别亏损,是在督促其努力盘剥,巩固地位。央企亏损,就让它亏吧。亏损往往意味着,它们在市场中较少依靠权力,以至节节败退。亏损掉的资产没有凭空蒸发,而是流转到私人企业手中,这是国退民进的大好事。在过去的三十年历史,我们能感受到两者给社会活力带来的不同影响。张五常因此说,不要改进国企,要放弃。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