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访谈,薛兆丰,为自由而建言
  (文字经受访问者修订) 策划:汪华峰 采访者:周克成 编辑:单秀巧 美编:余芳芳  分享到:

愿做自由的朋友,为自由而建言

  • 很多被称为自由主义者的人显然不懂经济学;不懂经济学,其自由主义立场就必有隐患。自由、平等、博爱,都是好词,没有人会反对,谁都说自己的观点才符合自由、平等、博爱的标准。区别在于,经济学给了人们一种完全不同的视角。以前,我觉得世界分为好人和坏人,分为强者和弱者,分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这都是一种单向的二元结构;学习经济学以后,我看到的世界是以个人为单位的、互相以“交易、竞争、合作”为纽带的网状结构。【内容全文

自由就是私产、契约和法治

  • 自由就是私产、契约和法治。自由指代的是:一,私有产权保护;二,个人与个人之间自愿地缔结合约而不受外人骚扰的权利;三,在预先设定好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社会共识。其核心,就是一个尽量接近“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安排,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说,就是一个能尽量消除个人的外部性的公共治理结构。【内容全文

价格管制造成一连串恶果

  • 谁都有为所欲为的自由,但谁也没有逃避规律惩罚的自由。我们确实可以实施这样或那样的价格管制,而且坚持很长时间,但也不得不承担相应的代价。价格管制的第一步后果,就是过量使用,即产生浪费;第二步是短缺,即供不应求;接着是供应者歧视和挑客;然后是需求者支付价格以外的成本——排队、拥挤、找黄牛、托熟人、给红包,不一而足;最后是产品的质和量的双下降,比如常常停电,出租车在高峰期停运,牛奶质量下降等等。【内容全文

二次分配不可取,反腐之本在限权

  • 能上大学读书并享受政府资助的,往往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子女;有资格购买政府的限价房的,是比较有钱和有办法的人,而政府为了建设这些质高价低的限价房,却往往要先铲除那些真正穷人所栖息的贫民区,这样受损的恰恰是那些根本买不起限价房的穷人;农民长期以高于市场水平的“政府保护价”向政府出售粮食,他们无疑是富裕的既得利益者,而真正支付高价的是广大的纳税人。【内容全文

政客举债笼络人心,民主诱发欧美债务危机

  • 经济学者布坎南和瓦格纳,在1977年出版了名著《赤字中的民主——凯恩斯勋爵的政治遗产》。在书中,他们指出:由于人力和资本的重新配置,会造成社会的阵痛和伤害,政客为了争取选票,倾向于选择避重就轻的经济政策。两位作者认为,政客们歪曲价格信号,回避实质变革,通过政府举债来笼络人心,从而使国家债务积重难返,形成现代社会中“民主诱发赤字”的经济规律。这一经济规律,在四十多年后的欧洲债务危机中得到了验证。【内容全文

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也要把民意关进笼子里

  • 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把官员关在笼子里。这很对。不能让官员为了追求私利而为所欲为,不能让他们侵犯纳税人但财富和自由。但是,接下来,如果官员打着“为大众、为民族、为国家”的旗号来做伤害自由的事情——伤害私产、违反合约、不讲法治——那我们也同样应该反对。我们也应该把这种侵犯自由的民意关在法治的笼子里,哪怕它们汹涌澎湃,或者说,尤其是当它们汹涌澎湃的时候。这才是“宪政”、“分权”、“法治”的全面的涵义。【内容全文

改革面临重大挑战,新领导人需有更大魄力

  • 中国需要进行改革,包括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改革不可能在争取了大部分人同意后才进行。如果这是改革的前提条件,那我们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试行承包责任制,放开价格管制,百万国企职工下岗,加入世贸组织,这些在当时都是备受争议的改革,但领导人看得准,有魄力,而且形势逼人,不改不行,就扛过来了。今天也应该有这样的魄力,才有可能进行带来未来红利的改革。【内容全文

不遵循自由规律,社会问题就会越积越多

  • 我越来越认识到,赞成自由或反对自由,不是一种随性的选择,而是通往繁荣和幸福的必由之路。中国免费吃喝的人民公社、柬埔寨连货币都取消的红色高棉、苏联让犯人无偿工作的古拉格,其实都是由美好的理想和愿望驱动的,如果能维持下去的话早就继续维持下去了。问题是实在行不通。古今中外有大量的社会实验表明,不遵循“自由”的规律去做,社会问题就会越积越多,积重难返,最后走向悬崖和崩溃。【内容全文

价格管制不是国企垄断的解决方案

  • 美国经济学家喜欢拿其汽油价格管制来作典型实例,而我觉得春运火车票则是中国的典型。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的火车票的基本运价18年没有调整,还是每人每公里5分8厘6,而且在春运高峰期没有用差价来调节。这简直就是用经济学来分析和理解计划经济和价格管制的活化石。【内容全文

高速公路免费是“劫贫济富”

  • 在我的眼里,社会并不是由老百姓和政府这种简单的授受关系构成的。相反,它是一个由“交易”关系织成的复杂网络。具体而言,高速公路是由某些人建成的,财政负担是落在某些人身上的,这些人是包括纳税人在内的各种出资人,他们是人民;另一方面,免费享受道路的是另外一些人,也是人民。政府这种“为民办实事”或“向老百姓让利”的举措,实际上是通过扭曲人民内部的利益关系,来给自己增加功绩。【内容全文

罢工是一种集体违约,越纵容罢工经济越糟糕

  • 雇主和雇员并不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而是一种自愿缔结的合作关系。签约和雇佣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减少合作过程的不确定性,而罢工则是制造了不确定性。一部分工人罢工,会给其他位于生产链条不同位置的、人力资本和工资需求也不同的其他工人,造成伤害,会对消费者造成伤害。只有深入到个人的层面,才能理解这些打着“大旗帜”进行的活动背后的真实的动机。【内容全文

脱离私产来搞民主,结果将是危险的

  • 美国人在两百多年前对民主就已经极其戒备,而这恰恰是今天许多公共知识分子所严重忽视的。你注意到没有,世界各国的国名,里面包含“人民”或“民主”的国家,似乎都是个人自由受到明显侵害和扭曲的国家。为什么?因为那里有民主而无宪政;因为“人民”和“民主”的概念里,就缺乏“保护少数人权益”的理念,所以在那样的理念下治国,就容易产生大量对个人自由造成伤害的政策。【内容全文

生育是个人的基本自由,应马上停止计生政策

  • 石器时代,人类总数大约一万,还生活在饥寒交迫之中,地球的承载力显然是有限的!今天全球人口突破七十亿了,怎么理解呢?这是科学进步给了人口增长一个巨大的机会。而与此同时,人均寿命也大幅提高,从十来岁,到三十来岁,到五十多,到七十多。一个人多活一年,会消耗多少资源?担心承载力完全是忋人忧天。那些拿地球承载力来剥夺他人生育自由的人,为什么不从自己做起呢?【内容全文

推进司法独立,高薪任命一批终身独立法官

  • 司法独立至关重要。当然很不容易,但有些措施能做到。比如,让我们高薪任命一批终身独立的法官,每位年薪200万人民币。美国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现在也就拿140万人民币的年薪。美国有9位大法官,我们即使任命100人,每年开支也只是2个亿。关键不在于这一百人具体是谁,因为人会变,人在什么位置就会变成什么样,关键在于高薪和职位不受政治影响。【内容全文

策划| 搜狐财经 2012.08 采访地点| 北京 策划| 汪华峰 采访者| 周克成 编辑| 单秀巧

| 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