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外汇储备分掉,这并不可笑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有朋友提醒:李克强总理这番话是在肯尼亚讲的,未来中国几年将增加在非洲的投资。会不会动用外汇储备在非洲建设项目,大搞援助和投资?必须承认,和我上面所述的方案相比,这样的猜想不算太离奇,但是绝对算不上高明。毕竟,老百姓花钱的实惠和高效是政府远远比不上的。

  作者: 陈兴杰

  李克强总理近期在肯尼亚表示,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个很大的问题。这是个积极的信号。长期以来,中国政府积极地推行鼓励出口的贸易政策,不惜压低汇率,强制结汇,目的就是在全世界吸揽外汇。这个习惯源自政府统制贸易下的忧心忡忡,既为了维持汇率稳定,也为了在贸易中抱有“胜算”,外汇储备成了筹码。看起来是好东西,越多越好,如今成了烫手山芋。原因正如李克强所说,外汇储备“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胀”。

  李克强是对的,只是不够准确。不是外汇储备变成基础货币,而是中国政府自己在生产货币。原理是这样的:中国企业每做成一单出口生意获得外币,需要从央行兑换成人民币。央行印发本币来“购买”,即每增加1美元外储,本国货币对应增加。这是一个主动输入通胀的过程。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最开始长期在1美元兑换8.3元左右。随着中国生产力提高,人民币能购买的商品增加,汇率逐渐变为最近的1美元兑换6.23元。人民币升值延缓了通胀压力,考虑到美元也在通胀,近年中国通过外汇储备“生产”的货币必是一个可观的数字。2004年中国外汇储备约为6000亿美元,两年后达到8500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外汇储备国家。根据央行最新数据,截至2014年3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达3.95万亿美元。近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对应的人民币,实际上是全体中国人在买单。可以说,外汇储备一日在增加,输入型通胀就不会停止。

  如何解决外汇储备逐年增长的问题呢?首要问题是放开汇率管制,部分依靠低汇率而获利的出口企业会受冲击(宏观上这种不利影响会由进口企业竞争力提高而抵消),畸高的贸易顺差会有所改观,外汇增长速度放慢。解除进出口强制结汇,允许企业持有外币。这样能够减少央行主动印钞的渠道。这是在瓦解政府对外汇财富的持有,改革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眼前近4万亿的庞大外汇储备怎么办呢?除美国国债等少数投资品外,全世界已经很少有资本市场能容纳它。美国经济走弱,这笔钱的保值增值就大有问题;即便不亏损,它们也是静静地趟在外国资本市场,和中国普通民众没有关系。中国民众正为这笔钱承受通胀代价。

  2009年经济学家张维迎提出,将外汇储备拿出一半(1万亿美元)分给普通民众,这是最简单的“藏富于民”方法。这个看起来有点“民粹”的提议招来很多人嗤笑。这个方法其实包含正确的经济学理解:类似于分配国有资产,外汇储备没有消失,只是转移了产权属性。民众(通过进口企业或出国消费)购买外国商品,以此平抑国内物价,提高民众生活水平。张维迎将这个提案和“国有公司股票打包分配”相提并论,逻辑是一致的。

  和张维迎的观点相呼应,邓新华提出将外汇储备“出售”给国内企业和民众。民间通过外汇购进国外产品,满足生产消费需要,平抑物价;政府则获得人民币,可将其作为全国财政收入。2013年外汇储备高达3.95万亿美元(24.63万亿人民币),全国财政收入为12.9万亿,外汇储备维持财政两年使用。全国范围内同等规模、全面的免税和减税都成为可能。

  这两种观点看起来大胆狂放,路径大不相同,核心却是一致的:藏富于民。将外汇储备和平有序地放还民间,让民众享受发展福利。最大的阻力不是“技术不成熟”或者“利益集团阻挠”(说真的,备受关注的巨额外汇储备也让掌管投资的官员大感难受),而是观念上的转变。李克强在肯尼亚针对外汇储备发表的讲话,或许表明高层正朝着正确观念转向,接下来就是技术细节的事情了。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有朋友提醒:李克强总理这番话是在肯尼亚讲的,未来中国几年将增加在非洲的投资。会不会动用外汇储备,在非洲建设项目,大搞援助和投资?必须承认,和我上面所述的方案相比,这样的猜想不算太离奇,但是绝对算不上高明。毕竟,老百姓花钱的实惠和高效是政府远远比不上的。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

document.domain = "sohu.com";